11 Statue of Justice and the bronze Tudor crown

12月29日上午8時,政府新聞網公佈律政司委任首席政府律師梁卓然資深大律師,接替九月初約滿離任的楊家雄,正式出任刑事檢控專員,合約期為三年,即日起生效。律政司二號人物在一地兩檢熾烈爭論底下悄然上任。

一拖三個月 委任時間點見玄機

用上字眼”正式”出任,事緣由楊離任起中間的三個多月,梁卓然、譚耀豪、許紹鼎三位副刑事專員輪流署任,其中負責商業罪案的譚曾一度呼聲最高,唯上月底已傳出消息指將委任梁卓然,直至昨晨終於有定案面世。負責法律指引部的梁自95年加入律政師,13年起出任首席政府律師,兩年前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經驗與資歷俱足謂無可挑剔。

值得留意的是自楊9月8日離任,刑事檢控專員一職已懸空達一百一十一天,是回歸以來首次需要署任,該職位掌管律政司轄下五科之刑事檢控科,堪稱司長以外最關鍵人物。翻查資料其實律政司有足夠時間作準備,楊早於今年三月已表明任滿後不會續約,將依”傳統”出任高等法院法官。實際上政府於六月初已開始接任程序,內部晉升與公開招聘同步進行,高達月薪240000的優厚報酬亦一時熱話。唯如此充分準備下招聘程序仍拖足半年,早已引起不同黨派議員微詞。

為鄭上任掃除障礙 舖路政治立法

無獨有偶,由年初開始已盛傳將離任的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將於一月一號卸任,由鄭若驊接棒。選擇這個時機交接,其用意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無非由早已民望見底的袁在離任前物盡其用,完成佔中相關的檢控工作和一地兩檢霸王硬上弓。反正袁已經對”政治檢控”等批評麻木,不妨醜人做到底,盡可能讓鄭的民望不至過早消耗。

這裏的關鍵字在於”不過早”,在中央眼中民望只是方便行事的工具,或遲或早都要消耗。鄭的背景、能力已有專業評論詳盡剖析,在此便不再贅述,但連泛民都不抗拒其出任律政司,足見其淡薄政治色彩的價值。好鋼要用在刀刄上,於中央而言民望和政治資本,加上其精通仲裁調解意味不乏政治手腕,是完成一地兩檢、國歌法等政治任務的不二人選,甚至很可能於任內”打大佬”,推動廿三條立法。

串連起兩單任命的時間點,律政司的頭二把交椅相隔數日履新,可以視為同時上任。梁卓然過去一年先後擔任旺角案、三子案、七警案、曾健超案的主控官,而相關案件亦於他上任前相繼審結,讓他輕身上任。而在過去有袁國強承受政治檢控的罵名,因公訴權仍未獨立歸刑事檢討專員,外界普遍認為檢控是體現袁的意志,梁的形象相對中立。

但未來數年我相信梁將發揮分工的作用,取而代之成為政治檢討的箭靶,讓鄭專心處理立法相關的政治任務。事關近年法律界一直有聲音將刑事檢控獨立於司長,由刑事檢控專員獨攬公訴權,唯受前兩任司長反對而未能成事。目前形勢下政府應該會順水推舟,構成鄭若驊負責政治立法任務,梁卓然負責政治檢控的新局面,合作之餘更可攤分民意怒火。

鄭梁二人組 勢進一步衝擊港法治

在一地兩檢的爭議聲中,政府與大律師公會之間炮火聲掩護下,袁國強已經功成身退之餘,更在最好的時機埋下一子暗棋。泛民在對比下本能地對鄭抱有好感,妄想香港法治在袁離開後有望守住,仍未習慣林鄭比689更陰險,更懂得通過柔和的手段達成目的。新的律政司恐怕只會變本加厲損害法治,泛民人士不應存有僥幸心理,只需要加倍的警惕。石永泰特別寄語鄭若驊要守住”西方和香港”的法治,而非”中國式”的法治。問題是:中國式的法治,還算是法治嗎?

刑事檢控專員任命(附圖)/政府新聞網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2/29/P2017122900238.htm
公民抗命案件七問:香港法治岌岌可危了嗎?/端傳媒記者 陳倩兒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828-hongkong-controversial-court-cases/
女公職王鄭若驊 鮮公開談政治議題 石永泰盼捍衛「港版法治」/明報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1222/s00001/1513879595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