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中共在港大小動作不斷,DQ 民選議員與修改議事規則自閹立會,明著宣示在中共治下根本無所謂立法權;一地兩檢則讓港人意識到司法粗暴地踐踏立法與司法機關,正正與行政主導相呼應。

假希望終究是失望


兩年前很多人誤以為香港的狀況是中共江派與習派鬥爭的結果,有評論認為張德江等人在港行徑已經觸動習近平神經,加上成報忽然發難似乎佐證了這點。部份港人寄望習近平肅清江派人馬,會為保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而維持五十年不變,然而一切都在習稱帝後對港變本加厲而化為泡影。


這是基於對中共核心思想一知半解所造成的假希望,對中共來說經濟發展再重要亦敵不過國家安全,比不上統治集團的執政穩固重要,畢竟有整個中國的民脂供上位者搜刮,大環境再差都不影響他們的生活質素。姑勿論江習之爭存在與否,都是統治集團的內部事務,不影響他們一致槍口對外消滅反動力量。雖則中共諸多高官把子女配偶遠送國外,但他們在中國執政才是其勢力根本,從不存在他們打算放棄國內統治地位舉家逃往外國的可能。統治階層絕對有這個決心,即使倒退回類北韓的鎖國狀態都要確保政權穩固。

 

刻意繞過立法司法程序 拙劣手法磨滅反抗意志


過往七年的爭論中反對觀點主要集中在如何在合法的框架下進行一地兩檢,共識是現行的法律框架下是無可能落實。於是港人不其然會向修改基本法的方向思考,又或是進行早已多一次不多的釋法,說到底港人對這種法理強姦已經麻木。但今次中共刻意選擇使用行政手段,可見中共對維繫表面上的法治敷衍港人已經不耐煩,不再顧忌臉面大手捅穿偽裝。只是難為了建制派,要攪盡腦汁替中國想說辭,弄至醜態百出,只有譚惠珠快人快語,一句「人大即法律」道出真相。

20170709_20170709-154659

16年練乙錚就銅鑼灣書店事件於信報題文《擄人:並非侮辱港人智慧,而是黨官「蓄意拙劣」》,引用捷克人權作家哈維爾(Vaclav Havel)著名的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自行Google 全文,簡而言之,極權統治集團不在乎治下民眾的真實想法,它所追求的是表面上的完全服從。做法則是刻意用拙劣的手法行事,一種隱含威嚇的霸道,針對小部分人的行動,卻讓絕大部分人因長時間受到微小刺激,達至精神上的麻木。

 

統戰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自回歸前中共已緩緩進行這個過程,區別只是在於先前動作主要由土共代言,轉變為中共直接出面一搥定音,只差在沒有全面接管港府權力。相比於之前中共在港的大小動作,一地兩檢是自治社會到威權社會的分水嶺,折射出極權行事的邏輯,用行政命令強壓人民並非求方便效率,而是刻意踩破底線。

 

其二是彰顯威權社會的到來,從前中共以試水溫的手法逐步進迫,以議題轟炸的方式消耗反對派的能量,相信大家這幾年都有「懶人包都睇唔切」的感受。一地兩檢是這一階段的收官,懶人包前題是對方用似是而非的語言糊弄民族,把邏輯簡單複雜化讓你難以拆解,但下階段中共將放棄搬弄法規,以粗暴的語言讓你服從,是威權社會過渡至極權社會的新常態。


認識中國式法學觀 不作無謂辯論

 

國家憲法一般而言其立足點是基於一些普世價值,亦即俗稱的大義,其本質是規範和限制執政者的權力,憲法的對象是政權而非平民,一如陳文敏教授年前所說,市民根本就無可能違反基本法,因為基本法條文的施限範圍不覆蓋一般市民。而中共憲法則立論於馬克思主義以及其歷史虛無主義,從而賦予共產黨執政的正當性,並據此按政治、管治需要詮釋憲法,說穿了就是一種循環論證。中國評論家莫之許分析李明哲案時充分解讀中國的法理觀,是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文。

 

由此推論,中國憲法第五條中:「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的字眼,就徒具哲學上的意義。誠如毛主席製憲時所言:「法律這個東西沒有不行,但我們有我們的一套……我們的規章制度,大多數、百分之九十是司局搞的,我們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決議、開會,一年搞四次,不靠民法、刑法來維持秩序,……我們每個決議都是法,開會也是法,治安條例也養成習慣才能遵守。」

 

八二憲法出台後鄧小平為首的管治集團看似重視憲法,到近年官媒異口同聲要樹立憲法權威,不過換湯不換藥。正常國家樹立憲法權威是由各級司法機關去進行,設立憲法法庭解讀有爭議條文,普通法院亦可引用憲法肯定公民權。中國卻反其道而行,既無設立憲法法庭,唯一引用憲法的案例是2001年齊玉苓案,山東法院肯定公民有受教育權判齊玉苓勝訴,唯2008年其司法解釋被廢止,換言之本案判決不能作為案例被引用。中共通過各種手段把憲法完全從司法機關剝離,人大成為唯一制定、解釋、行駛憲法的機關。當俄羅斯等威權國家都需要走一轉經過議院通過的修憲程序時,人大只要按需把文本任意解讀,論方便快捷當擔又一個世界第一。

 

因此在中共和土共眼中,高舉樹立憲法權威只是利用憲法制約民眾的手段,這才是中共的法理核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一詞與我們所理解的西方憲法毫無共通點,不過是共用一種文字的兩種語言。因此以法治思維與中共辯論一地兩檢的法理基礎,無疑有一拳打在空處的難受感,聯想到湯姓資深大律師豪言「基本法」是「活文件」,頓覺眼界大開,過去幾年港府大力推廣的認識基本法只是笑話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