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時今日,中間派要在兩極分化嚴重的香港站穩住腳真的不容易,早前在新界東補選中轉行中間路線而進退失據的前民主黨成員黃成智就是一例。的確,「左右不是人」的中間派,吃力不討好。在港獨和親中兩股矛盾勢力中,前年發表的《香港前途決議文》,一方面既被建制派指抄襲台灣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被批評是對歷史的「無知」,不理解香港主權的「不可談判性」。而在另一方面又被民族論者狠批是「無恥」,指內部自決論述乃「移花接木,居心叵測」。作為「中間人」,若果沒有足夠的胸襟氣度、耐性和智慧,真的很難堅持下去。

不過筆者認為中間派不是「騎牆」,反而是談政治的應有態度。政治涉及的是社會有限資源的分配,是各團體為爭取私利或公義的權力鬥爭。正當性理論(Legitimacy Theory)中「正當性」是社會對律法或社會規範作為一種權威的認受性。若配合個人爭取最大私利的功利邏輯一同理解,透過立法追求正當性或社會認受性,從而合理化及方便滿足己方私利是合乎邏輯的。然而衍生出來的問題是「合法」是否真的「合理」?抑或所謂的「合法」只是社會權力鬥爭中的產物,只反映了較有議價能力(Bargaining Power)一方的利益?另外,立法除了利益考慮外,亦要考慮道德和公義。以上兩點是現今香港人和立法會需要注意和反思的。

立法會就像個天秤,在某單一議題上,對一方有利自然就對另一方有弊。成功的政治家應該具備與各方周旋,以及有效談判的能力,平衡各方利益,然後提出最務實理性、合符公義又聰明的方案,最後再說服和爭取各方支持讓方案得以通過。雖然在單一議題中難以避免對其中一方較為有利,但放眼社會內眾多議題,在不同黨派的競爭下,應盡可能平衡和保障各方利益和基本權利。

現在矛盾兩極化的負面影響已滲透整個香港社會,筆者認為這是因為香港高質素的中間力量太薄弱。除了上述提及作為中間派難度高的問題外,或許也因為投機主義和懶惰主義作祟。投機主義與香港商業社會講求成本與效益有關,而在政界中也不例外。固有的意識形態是政黨或政治人物若果有堅定立場較能爭取市民支持,因此也有較高的動員能力,在選舉中較易取得成功。而懶惰主義則指一般市民惰於獨立思考,更缺乏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的同理心,所以一般來說會比較支持某一明確立場。投機主義和懶惰主義其實反映的是香港的政界市場,前者是供(Supply),後者是求(Demand),然而有市有價,並不代表可取。

要解決香港現有的膠著狀態,不論在議會或在民間,我們都需要更多有質素、務實理性的發言、對事不對人的胸襟、同埋心,以及開明公平的態度。而對於「凡中間派就是騎牆派」的意識形態也是時候要被打破了。香港現在需要的不是維穩,也不是更多的矛盾,而是社會各界和每一個香港人以中間人角度的獨立思考,以及其後因而自發組織或參與的行動。筆者認為前年的《香港前途決議文》是一個好開始,希望聯署決議文的學者和政界人士,以及支持決議文的市民可以進一步深化討論,以高質素的中間人身份,為香港找出最理性務實、合符公義又聰明的出路。

1131515097878_

原文載於《本是老土》pp.99-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