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說鄭若驊「政治敏感度不是很夠」,我覺得鄭若驊有很夠的政治敏感度。

當你結婚簽字時,會找誰做主婚人,找誰去監禮?

找人主婚,有些人會請「教父」,那些在學校裏、教會裏啟迪你的神職人員;現在很多人找律師與公證人監禮,如果你身份尊貴,嫌市面上合資格的律師不夠得體,你可以請一位有名望的律師為你主持;法律界德高望重的精英,在中環走一轉都會碰到幾位;茫茫人海,鄭若驊司長偏偏選了一位西環精英。

當閱報得悉,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不久前結婚的主婚人是「梁愛詩」時,有一種恍然大悟之感。這位「梁愛詩」,是前律政司長、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又紅又專,愛國愛港,精英之最。

婚禮,無論是第幾次,總算人生大事。出現在婚禮上的主婚人,如果可以選擇,正常情況都會精心細選。監禮的主婚人不是人人可以做,若談出現在婚禮上的證婚人,一般則是新人父母、或最尊敬信任的長輩、或是與你共渡患難、出生入死的難得知己,有時,會請自己的職場明燈、專業教父,行業內德高望重,自己又萬分景仰的人物。

有些人,把婚禮當作一生或許只有一次的networking好機會,找單位領導、黨的領導或工作上級來證婚;可能是出於真心欽敬,也可能是藉機奉迎,或者是機構潛規則。

找老公老婆,除了是真愛,也可視作利益同盟的結合,所謂門當戶對戰略同盟,也可伸延至主婚人證婚人,確立權錢利益與主僕的關係網,世俗儀式從來如是。太陰謀論嗎?這點大家都不會天真,婚姻這回事,歷代天朝都用作政治工具,多讀歷史,大家都有深刻認識。

鄭若驊大宅僭建一事,記者不須問「是否知法犯法」了,自己是工程師、又是資深大律師、更曾做過處理僭建上訴問題的「《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主席」,聰明人如斯,怎會不知法?

我倒更想知道,鄭若驊為何選梁愛詩作主婚人,梁愛詩是她的衣食父母?忘年知己?再世恩師?頭號偶像?職場明燈?專業教父?還是單位領導?

鄭若驊與她夫君的選擇,說明了這一對璧人的人脈關係網、說明了他們(渴望鞏固)的政治聯繫、說明了誰是他們仰望的人、說明了他們的政治立場、也說明了「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的實際操作。

簡單而言,說明了一切。

從此,我們有一位知法犯法,裝儍扮懵的律政司司長。放心,朕即是法,朕的人,不會落台,更不會倒。

原文載於潮池

1671515581782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