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大機構工作,印象最深刻的是上司或同事教完你嘢,都會問一句「Does it make sense?」,若果你有疑問,佢地會解釋到你明為止,以理服人好舒服好「gur」。俾個例子,同事叫你唔好放私人財物係櫃枱,係因為驚你會將自己和客人的財物搞亂,Make Sense!而佢作為上司自己亦會將私人財物放員工休息室,上樑其身正,作為下屬自然唔會歪,樂於順從。

Does it make sense? VS 你唔好問咁多啦!

在香港某大電視台工作,印象最深刻的是上司或同事教完你嘢,好多時都會補一句「你唔好問咁多,係度做好多嘢都無得解嘅,叫你做就做啦」若果你問多句,會有兩條路,唔係威權式叫你跟住做,就係懷柔式叫你忍,然後都係要跟住做。若果你唔跟住做咩?得,你仲有一條路,就係唔好做,劈炮囉!所以在筆者剛剛畢業的那些年,某大台的副導演流失率可能仲流動過公司現金流,大量新入職助導不出一兩天就自能消失,同事間討論的是幾時遞信,而辭職信嘅Template已在辦公室開心Share,有啲仲打定咗放係櫃桶,以備不時之需。

筆者當年少不更事,好多位諗唔通, 例如點解編劇可以飛紙仔番屋企瞓覺,助導就要等你出劇本通頂留係公司?點解咁大間公司仲係咁落後全人手落梳化服單無電腦系統?點解明知某一線女星80% 會甩06(朝早六點)外景,助導都要04(凌晨四點)番公司點道具服裝乜乜乜?明明係因為公司系統落後唔改進,點解啲苦要副導頂?點解有更好更有效率的方法唔做,點解要搵著自己黎搞,點解點解點解……

如是者,慣咗做嘢要Make Sense嘅我,同公司文化好唔夾,表現每況愈下,愧疚自責,做得好壓抑好辛苦,亦睇自己愈來愈唔順眼,最後頂唔順, 只好行第三條路,和平分手,裸辭。之後無論在香港或是澳洲華人公司工作都做唔長,原因大同小異,或許是本人忍耐力問題,也或許是因為公司或工作本身有太多唔合理的誤區,長年累月下去,好唔夾好辛苦,劈炮!

黑洞效應(Black Hole Effect)

歸納唔Make Sense嘅最大原因係人治。在澳洲工作,大機構有合理完善的機制,一切按章按法,香港的呢?在赤化下愈來𢜒有強國特色,公私不分、親親、特權特事特辦等僭建物,在法治(如Company Constitution)結構中僭建出不能用理性分析的邏輯黑洞效應(Black Hole Effect)。此等腐敗現像就像惡性腫瘤,不斷破壞本來穩固的主體結構,不論是一間獨立屋、一個企業,甚至是一個政府,被僭建物壓壞到一個程度之後,就很難再靠自身力量重建,一切就再難用正常邏輯解釋。要重回正軌,就要靠外力,用輿論壓力,要求清除僭建物,去除機構內的不良份子,鼓勵問責官員引疚辭職等,對機構來說,「長痛不如短痛」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而對於一個知人善任的精英領導者而言,與其拖著「負資產」阻礙發展,不如大義滅親破舊立新, 展示出你與已下台前任不同的風範,否則重蹈覆轍,成世人咁忙何苦呢?知你好打得好熟書,但與民心、與時勢為敵,好「精中」唔精英囉!

 

1721515709036_.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