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客甲:林鄭月娥呼籲大家包容看待鄭若驊的僭建事件,並多次表示相信鄭若驊沒有刻意隱瞞;但有些人仍要咬住不放,不讓她集中精力處理律政司的職務。這對香港有甚麼好處?

茶客乙:其實僭建不是甚麼傷天害理的事,沒有損害任何人的利益。正如林鄭指出,鄭若驊多年前買入物業的時候,政府對沒有即時危險的僭建物,根本不會干預。有些議員,包括現在罵得最凶的,也曾被揭發家裡有僭建,他們若無其事,結果不了了之。為甚麼官員被發現有同樣問題,卻好像犯了彌天大罪?

茶客丙:問題不在於僭建,而在於誠信。律政司司長,少一點誠信都不行。

甲:林鄭說了,鄭若驊沒有誠信問題。她一知道屋宇署要到她的寓所調查,便立即通知了特首。
丙:屋宇署要來查了,還可以隱瞞嗎?但她是甚麼時候知道家裡有僭建的呢?她是資深大律師兼工程師,又曾經著書講解建築物法律,是這方面的專家,對違例建築應特別敏感,購入物業時怎會看不到有僭建物?為甚麼等到屋宇署來查時才告知特首?如果她決定加入政府時便向特首披露家裡有僭建問題,及早處理,決不會弄到現在那麼糟。

乙:她已經解釋了,她實在太忙,顧不了私事,所以疏忽了。林鄭也說,鄭若驊在答應出任司長的職位之後,要在很短時間內處理好手上的大量工作,哪裡有工夫去考慮私人的問題。

丙:林鄭這麼說,似乎鄭若驊的就任十分倉猝。這有點奇怪;為甚麼袁國強不可以多留一會,讓鄭若驊有充分時間作好準備才接任?反正去年政府換屆時袁國強已經留下來了,多留半年也不會太難為他吧?況且「一地兩檢」還餘下挺麻煩的第三步,把這燙手山芋留給接任人,不太公道。

甲:可能袁司長已經挨了義氣,比他原來希望離任的時間多留了一段日子哩。鄭若驊要決定放棄個人事業加入政府,相信也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吧。

丙:我可對她的能力沒多大信心。自己的寓所有僭建,她好像懵然不知;要加入政府,明知那是熱廚房,卻沒有提高警覺;出事之後,處理危機的能力明顯不足。律政司要面對的挑戰,她應付得來嗎?

原文載於AM730

1911516041019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