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加達

筆者家住新界西,補選本來唔關我事,但見到關於plan B的討論,尤其關於九龍西那邊,好奇之下計了一條數。

但在計數前,首先利申和講明一些原則問題。第一,我也不喜歡馮檢基,連「政壇李克勤」的connotation都搞唔清楚,可見脫節得厲害。不過,在民主選舉中,大家從來就是要尊重遊戲規則,就算選出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也要尊重和接受。所以,既然事前大家認同了如何identify plan B,就應該照做。泛民強行不讓馮檢基做plan B,我看不出馮檢基有甚麼理由不可以自己強行參選。推翻原定identify plan B的方法,等於推翻整個初選機制。

初選的作用,就是以選民意願為主要因素,決定誰可以代表泛民參選。既然馮檢基排第二,就是說他的勝算是有參與初選的人之中排第二,人們不應以缺乏勝算來說馮檢基不能參選。如果現在推一個甚麼重量級元老級的人出來做plan B,有甚麼證據說明他勝算較高?其實馮檢基不也就是元老級嗎?

馮檢基是否真的第二名?

唯一可以酙酌的,是初選機制有沒有用較完善的方法,計算出馮檢基其實是否真的排第二名。而問題的徴結在於,簡單的三選一投票,不一定能準確反映誰排第二位。世界上很多有兩輪投票的選舉中,候選人A在第一輪領先候選人B,但在其他候選人被淘汰而進入第二輪時,先前其他候選人的支持人大幅傾向候選人B,使其反勝,這種情況並不罕見。放到今次初選中,例如在實體投票的環節裡,姚松炎的近萬位支持者,若果因姚松炎被DQ而要在馮檢基和袁海文之間作選擇,結果會如何?

由於實體投票沒有這部分,所以結果不得而知。不過,若仔細看的話,初選第一部分的民意調查,其實是有問到市民的第二選擇的。根據資料,當被問到次選時,169人選袁海文,114人選馮檢基,76人選姚松炎(因為大部份以姚松炎為首選),沒有回答次選的有166人。民主動力在計算候選人支持度時,以首選得3分,次選得1分為標準,已經把次選的因素計到民調部分的成績之中。

民意調查中選袁海文為次選的人比馮檢基多

值得留意的是,選袁海文為次選的人的確比選馮檢基為次選的人多。若果只計算第二人選為馮檢基或袁海文的283人(169+114),袁和馮支持度比例是基本上是六四開。如果我們以這數字為根據,判斷實體投票中姚松炎的支持者的第二選擇是誰,那麼袁海文應該可以分到5840票,馮檢基可以分到3940票。如果把這些票數直接加到原來的得票中,袁海文會以6431對5976票在實體投票部分險勝馮檢基。

不過,這不等於袁海文在整體上真的超越馮檢基而排第二位。若我們維持民調佔45%,實體投票佔45%,組織票佔10%的話,現在把姚松炎完全排除在外,只由馮袁二人比拼,他們的得分會是:

Screen Shot 2018-01-21 at 5.38.05 AM袁海文仍然輸給馮檢基。

留意,以上的計算有幾個特點:
1.電話調查中兩人得票沒有從新計算,仍按照民主動力的首選3分,次選1分為準。
2.實體投票中,第二選擇跟第一選擇佔同樣比重。
3.計算組織票時,假設所有姚松炎的組織票都轉投袁海文。

以上的第二和第三點,都已經是對袁海文有利的計法。亦即是說,除非我們對計算方式進行更根本性的改動,例如連電話調查中的計分方法也轉變,或者改變三個部分45/45/10的比例,否則我們要承認,馮檢基的確排第二名。

可能是最後一次初選?

筆者真的不太想幫「進攻中場」說項,其實,若果馮檢基真心自願退出,也許是件好事,但就算馮檢基肯退出,機會是應該給予袁海文,還是讓泛民另外再找個人來選?這仍然會涉及大家是否尊重初選的問題。對筆者來說,重點是泛民難得成功合作進行了初選,難得有二萬多人出來投票。初選本來就是很複雜的事情,如何做得更好,那些計算方法如何改進,都是可以甚至需要討論的,但這討論應該是在補選完結後進行。在這一刻自行破壞機制,結果很可能是以後都不再會有初選這件事。

214151648009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