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出道三十多年,先後在多個地頭中打滾遊歷,流連不同光譜,其身法之純熟,萬綠叢中過,片票不沾身。既然稱得為超人,就要能人所不能,不但隱形大法已臻化境,淡泊名利的心境都練至大成。別人看我太不堪,我看輸贏如浮雲。

超人自問貼地,放下身段由低做起,勤勤懇懇的在地區工作,低調隱藏自己的真正身份。雖然兩度出出入入,但歸根究底,這是管理層策略的錯,真要怪只能怪超人為免嚇倒大家一直隱瞞自己的超能力,所以不獲高層重視,他心裏甚是委屈。十幾年前第一次敗於鑽石名單,相隔八年再敗於三張名單策略。超人到現時還未明白分三張名單是哪來的自信,但後果就由他來承受。他相信自己死因無關實力,屬於他的時機總會來到。

夜闌人靜獨自沉思的時候,超人總會回憶多年作為公眾人物,他不止一次懷疑是否自己體質特別容易得罪人,怎麼每次想用言論吸引大眾眼球時,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招來攻擊,超人都會犯錯這麼簡單的道理偏偏沒人懂。其實他一直立場都偏向中間路線,但因為提倡袋住先被踢走,說好的包容呢?

超人已經忍夠了,他決定不再低調,公開自己的身份要進入心目中的殿堂打怪獸。有人跳出來質疑他打怪獸與理性溝通有衝突,老實說,可以的話他當然想用暴力解決,但他覺得自己思路一直很清晰,對其他派別打得過就要狠狠的打,對著阿爺打不過就要坐下來理性溝通,他把封塵的觀點擦乾淨重新包裝一遍,就是新思維了。「那些不理解我的人,可能理性與勇氣在凡人身上無法同時出現,只有超人才可以兩者兼得。」他如是想。

東有個哪叱都自稱中間,雖然連續四次落敗,但成績總是一次高過一次,他卻連取回按金都沒有把握。西有個李克勤同樣不受歡迎,但起碼大家預他玩一份。他愈想愈不是味兒,憑甚麼其他人長玩長有,他貴為超人卻愈撈愈「兜踎」。把心一橫來個最後一擊,總不可以輕易向現實低頭,一個地方不順心便換另一個,直到處處都混不下去,便乾脆打響獨立的名號逐鹿中原,之前失業的難關都捱過了,誰說超人就不可以追夢。

記者會過後,超人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他享受視線集中在身上的感覺,至於那是仰視抑或鄙視,他分不出,亦不在乎。揚言最後一次的確可以吸引到眼球,低成本得來又不是不能反悔,反正聲稱N屆唔玩的人多的是。他很喜歡《Darkest Hour》中丘吉爾最後說的一句話: A fanatic is one who can’t change his mind and won’t change the subject。雖然他不曾改變過甚麼,但請不要問他哭過了沒,因為超人不能流眼淚。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