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之路,從來漫長,捷克人苦撐待變終於等到衝線。我們呢?

時值布拉格之春五十週年,安裕在《東南西北》專欄中提到1968年的動盪,我有一點補充,姑且在這個小小專欄班門弄斧。

如安裕所說,時任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總書記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ček)在布拉格之春期間的一大德政,就是廢除新聞審查制度。但說到最惠及捷克斯洛伐克大眾的政策,莫過於放寬計劃經濟,讓農民自行組成合作社,工廠工人組成工作委員會,自行訂立生產目標、推舉經理。這一切為農民和工人「充權」(empowerment)的舉動,都成為了紅色陣營的一陣春風。

布拉格之春與其說是一場革命,不如說是一場改革。布拉格之春期間,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並未動搖,杜布切克亦沒有提出要放棄共產主義。民眾要的,不過是在地的民主化。可惜,杜布切克縱表明不會退出華沙公約,蘇聯仍以滑坡邏輯推論捷克斯洛伐克將投向西方,繼而令東歐諸國退出華沙公約、導致紅色陣營瓦解,而並不允許這些訴求出現。當年八月,以蘇聯為首的華沙公約組成聯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民眾明知反抗無用,於是任由坦克駛入布拉格,改革沒多久就正式告吹。

也許有人會認為不反抗到底的捷克斯洛伐克人不夠勇武,但武力鎮壓的後果不是不報,只是時辰未到。1989年,忍無可忍的捷克斯洛伐克民眾終於要求共產黨下台。這當然是以他們擅長的和平抗爭達成,史稱「天鵝絨革命」,優雅得很。

歷史教訓我們,今日做的事情也許沒有即時的效果;但在未來我們就會發現,沒有今天種下的因,不會有明日的果。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v0NNk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