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1998,那英30歲,王菲28歲, 梳著充滿青春氣息的丸子頭在春晚合唱《相約九八》:「剝去春的羞澀…踏破冬的沉默…相約在甜美的春風裏,相約那永遠的青春年華。」

二十年後,2018,她們相約在春晚重逢,合唱親自填詞的新曲《歲月》:「我心中不會有黃昏,有你在永遠像初春的清晨。」歲月不留人,二十年自有留痕處,樂見的是《歲月》裏仍有春天的氣息。

左圖:1998年那英王菲在春晚合唱《相約九八》,右圖:2018年王菲那英在春晚合唱《歲月》
除了容貌和造型,有一處痕跡亦可留意一下。二十年前的春晚,香港回歸半年多,左圖王菲的名字旁括的是「香港」,而二十年後,右圖括的則是「中国香港」。
政治正確,不過是畫蛇添足,還是畫龍點睛呢?答案或要視乎新增的兩個字在這二十年間,得到的是由上而下的統治威權,還是人民由下而上的真誠尊重 。

「老少」”Old Young”

作為「八十後後」(八十年代後期出生),這幾年陸續面對「奔三」的心理關口,筆者身邊好友都自言出現「老少」現象(”Old Young”,相對於「少老」”Young Old”),即係「明明得果廿幾三十歲,啲言行心態就已經似足老人家咁」:
「唉呀,今時唔同往日啦,通頂唔好搞我啦!」
「番工好累,難得放假,只想摺係屋企hea。」
「老啦我,想要組織自己嘅家庭,你無心同我結婚的話,我搵過第二個。」
「供樓供到死死下,無錢去旅行啦,唔駛食咩。」
「做嚟做咩呀,做完咪又係咁!」

這二十多年來,八十後由讀書畢業到在職場打拼,經歷了九七回歸、金融風暴、沙士、零三七一遊行、金融海嘯、反高鐵、反國教、雨傘運動、魚蛋革命和DQ風暴,或許也曾夢想可憑努力追求自己想過的生活,可惜獅子山精神已成過去式,現實是殘酷的:人工追不上通漲、工時過長無生活、樓價貴到買唔起、自由權利遭打壓、赤化逐步影響生活,香港的年青人這些年來集結了大量怨氣、鬱結與無力感。

急於「守成」,何來「開創」?

可悲的是,面對社會種種不公和制度缺失,香港人已習慣了一邊抱怨,一邊自憐,一邊卻逆來順受,甘於受現實規限,沒動力尋求改變。二、三十歲理應是拼搏時期,年青人應以知識、活力和創意回饋社會,帶領社會不斷向前,可是在貧富懸殊嚴重的香港,年青人除了缺乏資本和流動機會,更缺乏的是去闖、去冒險 、去求變的勇氣。

威權時代來臨,聰明的香港人都深明「槍打出頭鳥」的道理,所以與其說是怕出頭、怕發聲,或者也可以說是自私怕「蝕底」,怕為追求遙不可及和「不能當飯食」的原則理想失去穩定的生活,所以短視地只求守在舒適圈。溫水煮蛙,一日未煮熟,一日井底蛙還自以為聰明 。 試問若年青的一代在還沒有獲得甚麼成就的情況下就已急於「守成」的話,心態老化,思想僵化,行為功利,那香港的未來還能依靠誰去開創?當短視和功利成為了社會主流價值觀,並試圖壓抑較開創和改革的思維時,一個社會看不到希望是再正常不過的結果。

「少老」”Young Old”

說完「老少」,談談「少老」。人生是一趟「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的旅程,電影《一代宗師》如是說。《歲月》歌詞道「雲很淡,風很清,讓星辰,浮浮沉沉」,「聽歲月像旋律永恆,一直陪伴聚散不斷的旅程」, 作為五、六十後,退休是個心理關口,人生旅程浮浮沉沉走過長路漫漫,逐步步入老年,大概已看透了風雲聚散,然而這代表真的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了嗎?

很多五、六十後是八,九十後的父母,他們或在香港土生土長,或在內地經歷過文革然後偷渡來港定居,1984年見證中英兩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1989年痛睹六四天安門事件。在八十年代,他們見證著香港經濟起飛, 親身體驗安份守己,努力就能捱出頭來的獅子山精神。在社會批評年輕人是「廢青」甚至「暴徒」的時候,在很多年輕人看不到希望,患上情緒病,甚至選擇自殺的今天,昔日的「開創者」或許已變成了「守成者」,安居樂業,位高權重,成為了社會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為了守著自己的利益,他們也同時守護著過時守舊的制度、遊戲規則和意識形態,而這一切正正就是限制著年輕人在現今社會發展的枷鎖。

聽說,王菲與那英本來想在春晚唱的歌名是《重逢》,最後卻改成了《歲月》。沒有歲月之隔,哪有重逢之說?《歲月》比《重逢》更有意思。「我心中亮著一盞燈,你是讓我看透天地那個人 」,這句歌詞中的「你」指的是「歲月」;「我心中開著一扇門,一直等待永遠青春的歸人」, 歷盡風雨,以為總算看盡了天地、眾生,然而到此刻可能才發現仍未看清楚自己。人生過了多少歲月,驀然回首,一直等待的原來就是與初心重逢的感動,返老還童,這顆心歲月無痕。

沒有黃昏的《歲月》

筆者是聽王菲的歌長大的,小時候放學阿媽差不多每天都在播她的唱片。除了唱功,最欣賞王菲的是其率真隨心的個性:獅子座的她追求個人主義,不介懷大眾目光,自信自重,在娛樂圈「出淤泥而不染」。透過歌詞,她訴說著自己的心聲:「感動不一定流淚,感情一樣率真」,她看似冷酷,卻又敢愛敢恨 。這二十年來,她的婚姻生活是個「複雜的劇本」,可是「不管走過了多遠的旅程」,也沒有改變她看待生命的「單純」。

這首歌或許就是王菲和那英走過這二十年來的歲月後,相約留下的一盞燈。置身威權時代,香港有的是春天還是黃昏?「老」不是「守成」的藉口,無論甚麼時候都可以身體力行或支持年輕人去「開創」。但願不論老少,也能歲月無痕。

img-1498012208-75021.jpeg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