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四分五裂,已經沒有共同的故事可以言說。但年輕一代,漸漸形成了新的共識。「買唔到樓」這一項似沒有什麼爭議。部分中產家庭,父母為兒女付首期。現在第二個物業需要付15%稅金,用兒女之名投資買樓頗為划算。但畢竟,年輕人要靠父母置業不是正常發展。而相當的一部分青年買樓是不可能的妄想。聽說三十歲左右的朋友,做醫生律師建築師真的結婚買樓也要買偏遠地區。

部分單身上班族想要獨立、或原生家庭出了問題,租住劏房是出路。但長期在無窗的狹窄環境也易生負面情緒。近年很多年輕人趕在三十歲前到日本、澳洲等地working holiday一年,就是要逃出香港這個壓力煲在外邊透一透氣。

青少年總有一點理想主義,但稍為熱血的港青都會有頭頭碰黑的挫敗感。佔中期間青年人參與頗深,浪漫情懷像一部以失望收場的青春片。及後高壓政治針對年輕一代的反叛言行,政治上愈是活躍就愈感受到打擊。就算不太關注政治的一般港青,亦普遍對中共以及特區政府有敵對情緒;由不信任到憎惡及鄙視都有。在社交媒體怒氣是隨處可見的。在青少年的圈子裏,親中是少數甚至會被恥笑的,這也許是重要的調查項目。有政治傾向的少年軍成員是頗有趣的調查對象。這一代年輕人的共同經驗、故事、取向,與九七前的一代截然不同。以前相信香港奇蹟,如今覺得香港是個困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3日)及評台

3321519416426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