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2 月 25 日,是一個特別適合用這句狄更斯名言來形容的日子。

當中國憲法第 79 條由「中共國家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修改為:「中共國家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的消息透過新華社首發後,立即引發全球關注。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修憲時,曾透過官媒對中國人發出「邀請」:「憲法是人民的憲法,憲法修改要廣察民情、廣納民意、廣聚民智,充分體現人民的意志。希望大家深入思考,提出意見和建議。」現在看來,著實令人無言以對。

最初得知消息是透過微信朋友圈, 25 日下午朋友圈裡突然被一則《重磅!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消息刷屏,看許多朋友紛紛用明示和暗語表態,也是特別有趣。例如,有人說:「連我這種基本(對政治)不太感興趣的人,今天都有點冒冷汗」,「天色不太好,可能要下雨了,希望也只是下雨而已」,「我就知道第 79 條一定會很刺激」;也有人列出歷史上的今天發生的大事,暗指修憲將成為其中之一。

更有趣的是,有位律師朋友對此事調侃道:「有生之年能遇到『人類史上最完美的憲法』,應該算是一種福氣了。」不得不佩服,這些人為了表達意見,還要如此迂迴,也真是夠有才了!

而當我打開新浪微博,輸入關鍵字「修改憲法」,嘗試瞭解微博網民們對此事的評論時,卻驚訝地發現,所有發佈此條新聞的中國媒體官微對此消息已封鎖評論功能!後來一想,微博做出此舉也挺正常:習大大豈能允許這些網絡刁民們「妄議中央」?

中國網友在得知新華社消息後,稱「迪士尼中國」2013 年在網路上的此則貼文為「神預言」。

習欲「成為二十一世紀的毛澤東」,早在了解中國政治者的預料之中

現在只是開始,我更傾向於以旁觀者的角度來對待此事,甚至是帶有看戲的心態,也懶得在微信或者臉書轉發湊熱鬧,因為「中共中央」這樣的舉動,早在意料當中,只是公佈時間早晚問題,因而 25 日的正式發表也無所驚訝了。

事實上,瞭解中國政治的人,大概都會知道習大大 2012 年上臺後採取的一系列措施和釋放的信號,都在朝著「成為二十一世紀的毛澤東」的方向發展:比較典型的信號從最初的「打虎」,到重塑毛澤東雕像,到 2018 年 1 月二中會議公告確定把「習近平新世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載入國家根本法」,後者基本意味著習大大的權力達到頂峰,中國版的「普京大帝」呼之欲出。

在這些措施當中,「反腐打虎」始終貫穿,從習大大最初上任伊始,許多中國知識分子熱情高漲,把「真打虎真反腐」的希望寄託在他身上,期待「新官上任三把火」可以重整中國官僚體系,然而,六年多過去,「真打虎還是假打虎」早已明瞭,不管是出於黨內糾紛,還是敵系鬥爭,正如政論雜誌《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表示,「習近平會在中共二十大時繼續謀求掌權,因為他走到這個位置就沒法停住,放棄了權力就會對他構成危險。」

支持修憲者也認為,黨中央修憲目的既有內憂,也有「外患」,對內是為了穩定大局,發展經濟,對外則是中國需要強人領袖,才能與「美帝」抗衡,而在這方面,從達沃斯等國際大會上,中國領導人展現的態度也十分明顯:中國將取代美國,領導全球。

不管背後原因如何,修憲勢在必行,習大大地位強化已成定局,所以也無需驚訝。不過許多中國人內心深處應該都會明白,這是「我黨」修憲,不是「中國」修憲。連習大大自己也說了:「修改憲法,是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活動和重大立法活動,必須在中共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下進行。」

「中庸」的中國人,會因此發動政治運動嗎?

事實上,對於修憲一事,我比較感興趣的是修憲是否會成為中國下一場「學生 / 知識分子政治運動」的導火線?反對者會採取何種行動以示反對?中國下一個十年將在「我黨」帶領下走向何方?

顯然第一個猜想不太可能。對於政治,中國人長久以來已敢怒不敢言,僅止於在朋友圈裡發發牢騷。有人認為,這是因為中國歷史上長年戰爭的血淚代價,讓中國人「學乖了」,因而中國人的奴性已深入骨髓。

魯迅在上個世紀,就看穿中國人的本性:「中國人向來就沒有掙到過『人』的價格,至多不過是奴隸,到現在還如此,然而下於奴隸的時候,卻是數見不鮮的。」魯迅對中國人的奴性批評非常尖銳,卻也十分到位。「遇見強者,不敢反抗,便以『中庸』這些話來粉飾,聊以自慰。所以中國人倘有權力,看見別人奈何他不得,或者有『多數』作他護符的時候,多是兇殘橫姿的,宛然一個暴君,做事並不中庸;待到滿口『中庸』時,乃是勢力已失,早非『中庸』不可。一到全敗,則又有『命運』來做話柄,縱為奴隸,也處之泰然,但又無往而不合於聖道。」

沈默大眾,只能寄希望於「強權必衰」

「智慧的人更智慧,愚昧的人更愚昧;虔信的人追隨著,懷疑的人推翻著;善良的人被欺騙,誠實的人被質疑;光明驅趕黑暗,黑暗隱沒光明;希望依舊,絕望更深。」這段話或許是 2018 年 2 月 25 日許多中國人的內心寫照。那麼對於「修憲」,你我既然無能為力,那還何須浪費口舌?

未來不可預測,但必定波濤暗湧。目前,我能想到是寄希望於歷史強權必衰的規律,從秦始皇到清朝,再到民國至今,任何強權主義無法長存。只是中國人還將有一段十年,甚至更久遠的掙扎時期,我們只能靠時間來驗證,畢竟,任何人都敵不過時間的摧殘吧。

話說,朋友圈裡已經有人喊話了:「遙想 2030 年代,『核心』因年歲不得不引退之時,就會有一位今天的 70 後接班,現在體制內的 70 後請加油。 60 後就安心『輔佐明君』吧。若時局有變,我看到時投票選個 60 歲左右的馬化騰(騰訊創辦人)也不錯……」

原文轉載自換日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