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近年的文化病:厭惡新聞資訊,尤其今天新聞碎片化,見到討厭的人物、說話,馬上滑走。

先要搞清楚新聞消費群。長久以來,都會有部分市民不理世事。他們不會得病。又有另一些花生友,喜歡點評時事,茶餘飯後,口沫橫飛,mean到爆:「咦,乜鄭若驊結婚咁神秘嘅,唔見得光咩!」「林鄭老公好搞笑,老到『巢』皮仲著白襪仔!」呢班朋友,最愛花生指數高的醜聞,而且新聞不必分真假,什麼「魚生有蟲」警告、抗流感貼士,不理來源真偽,也會興高采烈「些牙」。

那麼新聞厭倦症在哪些群組病發呢?學歷不錯、關心時事、久不久會參與遊行,甚至有一段時間熱心討論香港前途,在梁振英年代曾經走進黃絲或藍絲群組,表示過強烈的政見。亦即是說,他們有過一段積極接收新聞的階段。很奇怪,這些人當中,有相當的一部分「生病」了,提不起勁看新聞,對於新聞中的歪理出現麻痺反應。若是以前,看見梁振英或熱血公民那些挑釁行為會有強烈反駁,如今彷彿是條拉得太緊的橡筋鬆軟下來了。

也許近半年指鹿為馬的評論太令人厭惡,也許今天出現的新形勢新價值觀太陌生太超乎於以前那一套常識,一個正常的心理自衛就是保持距離。這個文化病像流感般擴散,它的病理如何?有什麼長遠影響?大家wait & see。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2月6日)及 評台

3411519673040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