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移民台灣人數創新高已不是新聞,2017 年香港樓價瘋升不止、越趨緊繃的教育制度(見小三 BCA 事件)、進一步受中國大陸政府緊縮的自治權(見「一地兩檢」事件、中聯辦主任聲明要與香港「行埋一齊」),連港人以往最自豪的法治系統──法院,也在全國人大接連的「釋法」下受到染指,出現自我審查的影響(見香港大律師公會對「被 DQ 議員候選人事件」的聲明)……,最後加上從去年年底,狂牛股市獲利出場的資金。

在「多負一正」下,相信 2018 移民寶島台灣的香港人數,又可望創下新高。

台灣建商遠雄增設在港銷售中心,推銷「桃園航空城」的案子,瞄準的就是港人出走及置產需求,《南華早報》舉了幾個 40 幾歲港人在台置產準備退休的例子,比起印象中台灣資產吸引的族群——退休及準退休人士,客群年紀又下降了近十歲。

但回頭看一下台灣,一樣時常受到對岸當局的影響和衝擊:前陣子兩岸因 M503 航線問題而發生針鋒相對的衝突,若不論政治,只見中國大陸小小放鬆民用航空規範,台灣便需大動力氣處理在軍事、內政上的反應。接續去年中共的「繞台演訓」、「與巴拿馬建交」等舉動,面對這種種被視為「針對性強」的事件,一種「你牽一髮、我動全身」的格局漸漸浮出。

再看看產業:晶元教父張忠謀在退休之際,表示「台積電價好可以賣」;台股龍頭之一的鴻海最近也宣布「分拆子公司赴上海掛牌」等,也暗示著台灣主要產業經營者態度的轉變,及台股相對弱化的吸引力。

上述等等有關「弱台灣」的新聞,就像股市升跌消息一樣,細數不盡。但閱聽大眾的反應,尤其是生產力最旺盛的台灣年輕人們,卻往往天南地北,呈現截然不同的看法與想法:

一樣環境,兩種極端

最近有機會,分別與幾位外派中國大陸或香港的台灣朋友碰面。這些人長居在外、頻繁往來兩岸三地,席間當然不乏兩岸文化與經濟話題。

其中,外派中國大陸多年的一位,表示自己已使用簡體中文至少三年,連私人臉書也「全簡化」,可說已超越了頗有爭議的「識正書簡」倡議,不再僅是從「拼經濟」的角度,而是近乎全面地融進了中國大陸的生活。

對於「弱台灣」的新聞,他如今多採以「大中華的角度」來反應,表示台灣應朝兩岸融合的方向來走,會更為有利。

另一位則是在光譜的彼端——他表示自己絕不願意接受中國大陸對台灣人的證件安排方式,遑論其他「統戰伎倆」。雖然工作上會接觸對岸,但也完全沒有意願去旅遊、出差或居住。從兩岸交往的角度看,算是仍從經濟切入、但極小化接觸的一種,而其對「弱台灣」的反應,則多表示「無奈」。

前者「擁抱大中華概念的生活方式」,不論是否同意其想法,至少「相對容易理解」;反倒是參雜了政經因素考量的後者,在現今本土化意識抬頭、內需不足加少子化趨勢、且新南向未見發酵的時代,更需審慎思考如何爭取「非大中華區」的經濟機會。

簡而言之,在「港人來台定居買房退休(而非工作)」的趨勢背後,反映的除了是台灣「相對自由、民主」的環境吸引力之外,背後也有著「弱台灣」房價、物價,相對於香港與中國大陸一線城市為低,薪資水平長期不振、經濟展望不甚樂觀的隱憂。

如何在此趨勢中,重新審視台灣在所謂「兩岸三地」中的自我定位和新的機會,恐怕成為更重要且值得討論的議題:

台灣便宜?您怎麼看

去年底,滴滴出行新一輪融資,估值 560 億美元,僅次於同期台股市值雙雄台積電與鴻海,並高出第三名台塑化幾十億美元。更別說互聯網巨擘如「BAT」的騰訊、阿里、百度等。

每每看到「中國大陸力拚新經濟、令台灣實業的價值相形失色」等新聞、評論云云,身為台灣人,總覺得有些說不上的惆悵。似乎自己家鄉的企業龍頭,一一都快變成翻不了身的鹹魚,甚至在銀彈不如人下,只能用立法手段避免淪為待宰羔羊

但另一頭,台灣續被評為全球前四最佳外派地,在醫療環境、高效率、交通方便等面向屢獲青睞,同時「無國界記者」組織亦因資訊及言論自由而在台設點,若再加上相對香港及大陸一線城市等便宜的房價,在撇除日本的亞洲區塊中,台灣在外來富裕族群眼中,在軟、硬兩方面能提供的生活吸引力,不言而喻。

對海外工作的 72 萬台灣人而言,台灣是否也被定位為「退休後再回來置產就好」的故鄉,每個人的狀況不同,非常難說。但對台灣在地約 140 萬家的中小企業而言,是否要針對服務「富裕外來者」(包括海歸台灣人與各國富裕退休人士)投入資源及時間,在政府願意放寬特定外來人口居留門檻的前提下,則是個能夠考慮的機會——尤其若這些外來者是以經商、退休或長居的角度選擇台灣。

香港的模式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去年底上北京述職時,特別提出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醫療、教育和安老服務。在「粵港澳一小時經濟圈」的概念下,試圖以服務中國內地的富裕階層為目標,提升香港本地經濟,並且貫徹其宣稱「背靠中國、面向世界」中「超級聯繫人」角色中的一環。

對這一代的香港人來說,這是一種經濟上的機遇。然而其代價是,社會仍在反覆的爭議中——有些批評指出,這些方向不過是以犧牲在地人權益來服務中國內地的富裕階層,香港此模式只會讓港人在港,更加成為弱勢的「異鄉人」——觀察其對政治制度及本地民生所帶來的影響。

台灣呢?人家說我們自由、舒適、有效率,最重要的是「便宜」,這評語聽來或許有些人感到自豪,有些人則感到無奈甚至惆悵,但也反應了台灣目前在亞太區域中的現實景況。

重要的是,我們準備好,要利用這些條件吸引誰,以試圖讓這片土地上的人們,能有機會過上更好的生活了嗎?

原文載於換日線

C137715766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