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有7個青少年制服團體被邀到中聯辦開會,會上討論五四升旗禮會否改用解放軍中式步操。公眾腦海裏很自然出現童子軍、救傷隊,軍操鵝步,形象突兀,除顛倒了熟悉的觀感之外,也令人聯想到,這是否去殖化的舉動?平情而論,由英殖回歸中國,去殖順理成章;但去殖的程度多深多廣?點到國族認同即止?還是連英式遺風也要斬草除根?太子道、公主道是否要更名為「近平道」、「錦濤道」?文化風尚改到什麼地步才算恰當?

殖民政府不談效忠

青少年改步操的討論複雜而有趣,其一是近年不少後生仔對「一國」心生異離,國家認同不增反減,對中共政權沒有好感;京官港官,多管齊下,誘導管教,費煞思量。提議英式改中式,是這個大背景之下的小插曲。其二是青少年團隊若改解放軍操,「能見度」與「戲劇性」甚高,在學校操場以及各種公眾禮儀慶典提腿前進,將會十分矚目。不安與自豪的正反情緒,哪一種佔上風實難預料。其三是中式步操所蘊含的軍事意識,將會改變既有的文化認同面貌。香港文化認同其中一個特殊之處在於非軍事化,青少年不用當兵,亦沒有以武力保家衛國的熱血情懷。我1980年代在美國讀書,東南亞留學生有時會談到當兵的經驗,如何服從軍官、如何在短時間內整裝出擊。有個新加坡同學,即席把波鞋當軍靴,表演極速綁鞋帶;「香港仔」沒有搭嘴的份兒。

現代國族認同之中,軍事操演是感情認同最勇猛的一環。因緣際會,港青不必經歷當兵的洗禮,想從軍也無門。這不能簡單評說好壞,只能說成就了香港文化特色。制服團隊將青少年的志趣及情懷,引導往溫和的社會服務:救傷隊救急扶危、民安隊維持秩序、交通安全隊顧名思義負責路面安全。殖民地時代最有軍事色彩的,是義勇軍之下的少年領袖團。我在中學時代參加了幾年,當年只覺得很有型,認識義勇軍的同學不多。我們自稱「Junior Leader Squadron」,學燒槍、奏軍樂,每年一次7天連續上山下海,又乘軍艦坐軍車;但英國軍事歷史知識欠奉,從來沒有觸及親英的政治認同。當年殖民政府定位很清楚,不談效忠,集中管好一個現代社會;1967年暴動後,積極舉辦青少年活動,讓其宣泄精力,不搞抗爭搗亂。我們5個同學在義勇軍幾年下來,對英式制度、步操、官階、裝備是會產生好感的。這是文化上間接的親近,多於直接的灌輸。1997年後,少年團脫掉英軍背景而成為一個獨立的慈善團隊。

2015年特區成立了香港青少年軍,性質有點像當年的「JL Squadron」。殖民地時代的「JL Squadron」雖在皇家香港軍團之下,但刻意淡化軍力,轉向康體操練。今天青少年軍在其官方網站,大方地列明愛國培訓是三大宗旨之一 ——「推動建設香港,放眼未來報效祖國」。青少年軍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個推行中式步操的少年制服團隊。

步操確能加強國族認同

若問解放軍步操能否加強國族認同,答案是肯定的。步操是團隊的精神所在,每次都以既定整齊的步式集結,每一步用皮靴擊踏硬地,都是團隊精神的召喚。這種力量的體感,具備軍力的感應,軍力接駁國力;對長官的服從,接駁對政權的服從。Judith Butler多年前提出「performativity」的概念,在性別研究流行過一段頗長的時間。簡單來說,反覆的言談舉止、動作姿態,操練得宜,能培訓我們是男是女的身分。不是「心」生其「身」,而是「身」激活了「心」。這種理論由性別引伸到其他「身」與「心」的範疇。身體操練有時,連自我認知也培育出來(當然身心互動,不必過分強調一方)。中式步操提腿較難,身體克服了、習慣了之後,可以與隊友操出威嚴,自豪感輕易轉移到國家富強的想像。

在香港這個非軍事化的城市,成立愛國的青少年軍,青少年自願參加,本是無可厚非。今天港青疏離政權,推動青少年軍可以理解;但若有關方面放風試探,並想在適當時機在全港各個制服團體軟硬兼施推行軍操,卻可能引起複雜的反效果。第一,香港各個青少年團隊沿用多年英式步操,已經與其團隊精神、形象、傳統混為一體,改變他們神韻與自豪所在,是粗暴突兀的舉措。就算團隊內部自願改行中式,也應該預留充分時間討論與過渡。

第二,京官港官着急提高港青的國家認同,但請看清楚英式步操,在眾多紀律團隊中非軍事化多年,其政治、軍事、國族象徵,與步式脫鈎,並無女王像及米字旗在背後撐腰。將步操保留下來,是保留香港「交通安全隊促進交通安全」這種溫和的文化特色,沒有必要把文化剷除而徒增反感。太子道、公主道、皇后大道,沒有太子公主與皇后出巡久矣,有的是港人生活的記憶,去殖不應亦不必去到這個田地。

第三,要青少年認同祖國,必須讓他們看見政權真的是尊重人民。以軍操「操fit」青少年,一邊操一邊做國民教育,我相信真能影響一部分人,尤其那些自願參加青少年軍的朋友,口號的硬朗呼喊可以改造人心。但不要忘記,團隊內用普通話大叫「正步——走!」,團隊外的同學與親友不一定認同鵝行鴨步。我問過身邊的青少年人,部分完全不知什麼是青少年軍;知道的人不少覺得「好kai」、「好seven」(老土)。就算真要其他團隊由英式轉中式,現在也不是時機。今天香港各種服務性強的青少年團體,例如紅十字會、童軍、救傷隊、醫療輔助隊形象不錯,若因中式步操而形象有損,甚至被青少年人訕笑,那麼隊內的國家認同加強了一點,隊外的反感卻倍增。一如廣東話所言,真係「捉蟲」!

原文載於明報

imag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