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一般會獎勵學生「成功」,這是一種「積極強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 的方式。然而,「贏在起跑線」、「求學乃是求分數」等往往成為追求「成功」的副產品。在這種相對單一的價值觀下,年輕一代耳濡目染,不知不覺壓力大增,有的甚至不堪受壓而放棄生命。美國、英國、澳洲等學者這幾年在文獻中提倡要教育學生「失敗」的課題,培養孩子成為「輸得起」的一代,從而提升年輕人的抗逆力。

我相信唯有擁抱人生中的軟弱、灰心、難關、挫折,甚至失敗時,我們的下一代才能夠真正地成長。簡言之,不是怕輸,而是怕輸不起;可以失敗,但不可以被擊敗。我們今天的教育,將造就20年後的下一代。如果我們今天認為培養孩子抗逆能力、解難能力、正向思維等是如此重要,那麼我們就必須有意識地培養孩子這些素質及能力。

從「失敗週」說起

因此,「失敗週」這個想法應運而生——跟一所小學合作舉辦「失敗週」,一連四天以「失敗」為主題,參考外國經驗,針對本港學生抗逆力不足,不懂如何面對失敗而設計的活動,當中包括以失敗為題的電影賞析及互動討論、老師分享慘痛失敗經歷的「失敗舞台」、讓學生體驗失敗的「挑戰擂台陣」、拍攝整週活動的「失敗週紀錄片」作歸納總結等。

甚麼是「成功」?甚麼是「失敗」?「失敗」有甚麼定義和意義?社會一直教我們如何去追求「成功」,但卻沒從小教導我們如何去面對「失敗」。然而,在人生的經歷中,「失敗」往往比「成功」的經驗多,「失敗」既然是常態,如果不學習如何面對,那遭逢「失敗」時就通常都會「失敗」。與其要求孩子不犯錯、不失敗,不如培養孩子承受挫折的能力。我們深信失敗是可以的,亦應接納個人的失敗。我們並非鼓勵失敗,而是強調在過程中學習突破自身限制、永不言敗、從失敗的經驗中尋求改進方法及堅持的課題,藉此作為邁向持續進步及成功的重要養份。

「失敗」的美好

不少人常常以為要分享自己成功的經歷,才能造就他人;然而最打動人心的,往往都是我們一些不容易走過的艱難時刻。活動期間孩子會哭,老師忍不住流淚,正正就是這些人生中難過的片刻帶給他們的感動。難過過後,即便是流著涕淚,也願意嘗試勇敢地站起來,難道這不值得驕傲嗎?

很喜歡作家村上春樹的一段話:「人心和人心不只是因調和而結合的,反倒是以傷和傷而深深結合。以痛和痛,以脆弱和脆弱,互相聯繫的。」

在這四天的活動中,我們也發現了一個情況:大部份學生也捨難取易,看到一些挑戰較困難時會卻步,因此在自選的挑戰中,選擇了成功率較高的挑戰。這個觀察很重要,反映一般學生其實有「畏難」的傾向,「怕輸」、「怕失敗」、「怕困難」等,所以有的學生要麼不願嘗試難度較高的挑戰,要麼只願嘗試一些較簡單的挑戰。這個觀察更讓我們相信,「失敗」是需要學習的,若不能正面地面對「失敗」,孩子只會逃避困難逆境,無助生命更進一步成長並趨向成熟。

「失敗教育」其實也是「創新教育」

失敗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失敗的心態,這與心理學的「思維模式」(Mindset) 息息相關。當人們在面對一些客觀的處境,例如在個人、學業、家庭、工作、人際關係等方面的困難時,其所採取的思維模式及價值取向,將大大影響個人的人生觀、行事為人等方式。

「我有很多失敗的經驗」跟「我是一個失敗者」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客觀陳述,後者則是主觀心態。我們相信正面利用失敗來學習所帶來的力量、相信學會失敗,才能迎向一個不懼失敗,勇於挑戰自己的人生。所以,「成長思維」(Growth Mindest) 是活動最後想帶給他們的啟發:不怕挑戰、不怕失敗、願意努力、願意堅持。非常希望學生能把這種思維「轉移」至日常生活中,甚至內化於生命歷程中,成為一個真正堅毅、不畏艱難的人。畢竟,以後的社會,十分需要這方面的人才。這樣的社會,才有更多不怕失敗的創新出現,所以其實失敗教育,某程度上也是創新教育的重要一環。

成功需要訓練,失敗也需要學習。如果我們能從成功中得益,那失敗也能帶給我們很多啟發。缺乏失敗經驗將不懂如果應對逆境,愈遲經歷失敗,負面影響愈大,甚至影響個人追求美好的人生。因此,給予孩子們失敗的機會,是為了教出不怕失敗的一代;教出不怕失敗的一代,社會才敢於創新突破,締造人類更大的幸福。

「不要害怕失敗;失敗的意義不在於限制你,而在於啟發你。」(“Don’t be afraid to fail; failures are not meant to be limitations, but inspirations.”)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28958472_1516485401793465_254733170295963648_n

作者林秋霞,現為Why Not Youth Education & Development的創辦人及課程總監、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電影生命教育統籌主任,積極開拓各種教育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