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星期天,就是311補選的大日子了。民主派為求重奪被褫奪的議席,已開始各式各樣的宣傳,以求令市民投票支持民主派的四名候選人。可是,近來卻有不少本土派人士,鼓吹「有本土派投本土派;無本土派投建制派」的歪論,認為本土派支持者應票投建制派,以懲罰泛民主派。本土派與建制派本是勢不兩立,本土派不興的原因,源於建制派對本土派的打壓。鼓吹本土派支持者票投建制派,實為不顧本土利益的行為,作為一名盡責的時事評論員,本人有責任對此作出反駁。

確實,部份的泛民主派人士,例如郭紹傑、黃碧雲、袁海文等,對本土派可說是極為無禮。郭紹傑曾於反對修改議事規則集會中驅趕立場屬本土派的示威者,黃碧雲曾在選舉論壇中責罵本土派游蕙禎小姐「你話人收割?雨傘運動你喺邊呀?你收割緊雨傘運動嘅成果喎。」在沒證據的情況下指游蕙禎小姐沒有參與雨傘運動。而袁海文更公開表示補選議席不會讓路給游蕙禎小姐,認為「市民已經俾咗機會佢哋」、「(佢吔)行為小朋友」,但同樣在宣誓事件中被禠奪議員資格的劉小麗則有資格獲泛民主派讓路出選。

但是,相比起建制派,泛民主派這些口頭上及行動上的無禮,那及建制派對本土派造成的傷害?建制派做出的行為,是直接支持中共釋法,禠奪本土派的議席。一個直接對本土派造成傷害的派系,憑甚麽取得本土派支持者的票?

我一直也力勸本土派,要從以社運為本,改為以社區為本,通過建立社區系統來壯大自身。要建立社區系統,現任區議員的支持是十分重要的。本土派人士,屯門社區網絡發言人王德源先生,之所以能夠在良景選區落腳並紥根,很大程度是因為民主黨資深區議員黃麗嫦女士鼎力支持。在此,我們可以清晰看見,泛民主派不是所有人都像郭紹傑、黃碧雲、袁海文等,視本土派為無物,有些泛民主派人士,並不會視本土派為敵。

另一方面,區議員之所以能夠當選,很大程度是透過所屬政黨及派系當選立法會,撥出資源供社區主任進行地區工作,成為區議員。民主黨觀塘區區議員鄭景陽先生,之所以能夠當選區議員,很大程度是因為胡志偉先生在寶樂選區開設辦事處。

現今的立法會,因議事規則被修改,被閹割已成為既定事實。可是,立法會卻仍會提供資金給當選者作社區服務。當然,有些冥頑不靈、不識大局的泛民主派人士如郭紹傑、黃碧雲、袁海文,絕不會支援本土派人士,但這卻不代表所有泛民主派人士均不會支持本土派人士。從黃麗嫦女士的事跡中,我們可以看見泛民主派是有機會支援本土派人士的。但是,我們卻可以肯定建制派是不會將任何資源用作支援本土派。

立法會所帶來的資源,是區議員的生存資本,而泛民主派區議員有機會支援本土派,建制派區議員則一定不會支援本土派。單從這點,我們已可以清晰看見,本土派票投泛民主派,在資源上和利益上一定較票投建制派有利。

如果立法會並沒有薪金,又沒有任何資源提供,而且又已被閹割,投票確實是毫無意義可言。學校的學生會選舉,我從來均不主張以政治立場作投票標準,蓋因學生會並沒有薪金和資源提供,就算被共產黨取得控制權,亦不會令民主派在資源上有所損折。但是,立法會和區議會與學生會不同,每個議席均有一定的資源,可供泛民主派和本土派於街頭掛橫額,開辦事處等等,因此本土派的投票標準,應是要考慮投票給誰,自己會取得最多資源。

本土派票投民主派,為的當然不是「保住關鍵一席」、「保住關鍵四席」,更不是代表本土派從此要「歸順」泛民主派,而是在泛民主派和建制派間,只有泛民主派有機會在事後撥資源給本土派!本土派票投民主派,實是不論對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也有利的雙贏策略!

我在此,僅呼籲本土派支持者,一定要出來票投民主派,投下對本土派有利的一票!

DQ立法會議員-立法會-20170718183029_21bf_large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