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興看到文章引起爭議。誠如捷克前總統哈維爾說:「知識分子應該因獨立而引起異議」,在意見同溫層相互取暖是無趣的事。

昨天拙文說:「甚麼都可以妥協,除了自由和我們的明天。」有留言就問:香港還有甚麼明天?你既然說「年輕人找不到出路」,又說「年輕人是香港的明天」,難道你在說「香港沒有明天」?

從實力地位來看,香港在一個越來越專制又強大的主權國侵凌下,和理非非爭民主多年來是累戰累敗,累爭而市民的權利累喪;激進的抗爭,其實與世界上其他地方例如韓國、日本、歐美等地的群體抗爭相比,暴力程度只是小兒科,但已被鎮壓、被控告、被判刑、被嚇阻,也讓人覺得沒有出路。在強弱不成比例之下,加上比韓國、台灣等爭民主更不如的,是已經沒有了外國的奧援。香港的民主,甚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有明天嗎?真是樂觀不起來。

但我說的不是對明天的樂觀或悲觀的估算,而是講可不可以拿「明天」作妥協。引用的這句話,出自美國前總統列根。作為政治人物,列根一生作很多妥協,但他最堅定的信念是,在「自由和我們的明天」的問題上不能妥協。自由的基礎就是人民的自主,明天則百分百是屬於年輕一代的。這兩件事,我們不能妥協。具體來說,我們不能放棄自由的意志去接受一個強加給我們的體制規限,不能違背個人意志去委屈求全,不能為年輕一代去定義明天。

希望和前景儘管渺茫,但在「自由」與「明天」上妥協下跪,那就意味自由意志頃刻失去。
朋友在選票上寫了「梁天琦」的名字投進票箱,我起先認為這是對選舉結果毫無幫助的行動,甚至是虛耗了寶貴的選票。但其後我與兩位分別來自台灣和大陸的寫作朋友談起來,她們感到震動,覺得這個象徵意義太大了,我應該寫出來。這位投票的朋友,一向對投票這件事十分認真,認為這是她應享的政治權利,不僅不缺席,而且堅持按自己意向投票。她投下的這一票,代表抗議與期望,對香港的象徵意義是甚麼呢?

十多年前,大陸一些支持民主的知識人訪問台灣,他們在與民進黨的座談會上說:大陸不民主,台獨不可能;大陸民主了,台獨就沒必要了。在座的民進黨人的回應是:大陸不民主,統一不可能;大陸民主了,統一就沒必要了。

這意味着台灣人的心向是:不管大陸怎麼樣,我都不會跟你融合一起了。但三十多年前不是這樣的。那時候有一些反國民黨、爭取台灣民主的人士訪問大陸,他們對中共支持台灣民主抱有希望,然而當中共專制政權的本質暴露後,他們的希望破碎,從此已獨不回。

投票給梁天琦也意味着類似的趨勢。這種抗議,在今天沒有實質意義,但越來越多的人依從自己的自由意志去行事,誰能說人心所趨不會贏得最後勝利?

儘管真理往往敵不過強權,但強權永遠無法代替真理。悲觀而不消極,懷憂而不喪志。這是我們的明天。

18588819

原文載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