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麽是策略?策略就是一場遊戲中,或更廣義地說,一場博奕中勝出的方式。所謂的遊戲或博奕,就是一場有清晰勝負標準的競爭。選舉很明顯地就是一場博奕,有清晰的標準定明誰是勝選者,誰是敗選者。要在選舉中勝出,策略因此是必需的。在一場選舉中,目標當然一定是要贏得選舉。為了節省資源,我們更應該以「以最少資源爭取最多人投票支持」為理想目標。


來源:Instagram帳號nomorekprotest
來源:Instagram帳號nomorekprotest

以上的圖片為一張恥笑朱凱迪在本次選舉中指揮不當的圖片。先旨聲明,對於朱凱迪和姚松炎,就算他們在今次選舉中失敗了,他們願意為香港民主運動出一分力,仍是十分可敬的。但是,今次敗選,好明顯就是代表他們的策略不良(當然,正如上一章所述,策略差是源於他們的態度差)。

上述的圖片,用紅字強調「票王軍師」中「票王」兩隻字。除了是因為朱凱迪是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的「票王」外,其實是諷刺他將一場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當成了比例代表制選舉來打。

朱凱迪的確是有能力在比例代表制中成為「票王」,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已證實了這一切。可是,這絕對不代表他有能力助姚松炎教授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成為「票王」。很遺憾地,單議席單票制和比例代表制選舉的策略,可是風馬牛不相及。

在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比例代表制中,候選人只需取得全部選民中的大約6%人支持,即可當選。就算是朱凱迪本人,身為票王的他也只是取得新界西總選票的13.94%。

由於比例代表制並不要求候選人取得廣泛的支持,候選人可以只針對個別類型的群眾作宣傳。就以朱凱迪本人為例,他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以「環保」、「城鄉共生」等綱領,集中爭取愛護自然的中產階級支持,結果成功當選,更成為票王。

可是,單議席單票制與比例代表制十分不同。單議席單票制所要求的,是候選人要得到最多人的支持,而不是一部份人的支持。因此,一場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中,候選人需同時回應不同階層包括中產、基層、專業人士、富戶的訴求,不能只側重個別的階層,忽視其他階層的需要。

針對本次的選舉,姚松炎教授目標上要取得九龍西16萬票非建制陣營的票數以求當選,而溫和民主派、進步民主派、自決派以及本土派四個派別各佔有大約4萬票,故此姚教授是需要同時回應不同派別支持者的需要。而同時,九龍西選區本身有基層、有中產、有老人,亦有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因此,姚教授理論上要想方設法地爭取四群人同時的支持。

可惜,姚教授的策略最後只能夠爭取到中產和年輕人的支持,正如朱凱迪在2016立法會選舉中,他自己本身也其實只能爭取到中產和年輕人的支持。姚教授的確是成功回應到本土派、自決派和進步民主派的訴求,蓋因他提出要將部份薪金用予支援本土派和自決派的抗爭者,但是溫和民主派呢?似乎姚教授是忽略了。

溫和民主派支持者所注重的,很多時候並不一定是候選人的政治立場,而是候選人對地區工作的參與。明報於本月13日報道,一對年老的夫婦,每次選舉均票投民主黨。可是今次選舉,兩夫婦卻選擇票投鄭泳舜,原因是他們從來沒有接觸過姚教授,卻又多次親身遇見鄭泳舜本人。

明報所報導的事件,相信只屬於冰山一角。在九龍西選區中,一定有更多原本票投民主派的人改投建制派。眾新聞已刊出數據,顯示姚教授在原屬泛民主派票倉,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有超過6成人票投泛民主派,民協元老譚國橋所屬的選區之票站,得票竟少於鄭泳舜。這已顯示姚教授在今次選舉中,未有採取有效措施爭取溫和民主派支持者。

來源:眾新聞

「落區」可說是爭取溫和民主派支持持投票的一大法門,姚教授理應多「落區」。好可惜,事實證明他並沒有足夠的「落區」活動。當然,仍有其他理由令原本票投民主派的人改投建制派,這些理由會在後章述及。可是,不「落區」必定是重要的致敗原因之一。

總的來說,要進行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有以下幾大的步驟:
1. 了解選區性質,以九龍西為例,有基層、有中產、有老人,亦有年輕人
2. 了解選區選民政治立場,以九龍西為例,民主陣營共有約160000票,溫和民主派、進步民主派、自決派以及本土派四個派別各佔有大約4萬票,而親政府陣營陣約有120000票
3. 擬訂相應策略,爭取各階層以至所有民主派光譜的支持
但是問題來了,如果候選人根本不懂得如何服務個別的階層和回應個別議題,那怎麽辦?

其實,策略不一定要由一個人定立的,可以是很多人一起訂立。一場選舉中,候選人可能要同時涉獵公共交通議題,房屋議題,基層議題等林林總總的議題,而很少人能夠對不同的議題均有深入的認識。因此,就不同的議題之策略,應由候選人助選團中,擅長不同範疇的議題之成員負責。

在今次九龍西選舉中,姚教授的團隊只用了一種策略,就是朱凱迪打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策略,而這在單議席單票制選舉中是絕對不可行的。我在寫【本土派復興之路】時,曾分了多篇文章講述在不同的房屋種類,例如公屋、居屋、私樓、村屋等建立社區系統之策略,蓋因爭取不同階層的支持,有着非常不同的方法。例如爭取中產支持可以開辦興趣班,爭取長者支持則可以免費幫長者理髮。

選舉策略以至對議題的回應,全部跟足朱凱迪的方式,明顯是於理不合,皆因這個世界沒有策略是永遠正確,而策略是要因時制宜的。朱凱迪可能精於保育議題,但未必太認識基層議題,更不懂如何有效率有策略地爭取基層選民的支持。將朱凱迪模式使用於九龍西,觸礁是可預期的。

如果只是一個區議會選區,一個人負責整套策略,對資源不足的泛民主派還可以勉強接受。但是如果是一個單議席單票制,涉及66個區議會選區的立法會選舉,一套策略一定是不夠用的。確實,一個有能力,對各方面知識皆有涉獵,博學多才的謀士,可能能夠提供多套策略爭取不同類型的市民支持。但就算是多強的謀士,總會有一些議題是不熟悉,總有一些人他不懂如何爭取。因此,多個謀士一起擬訂策略,各自就大家熟悉的議題發表意見,同時取長補短,才是在單議席單票制選舉中的正路!

泛民主派和本土派除了要學懂在立法會選舉中「配票」爭取更多議席,也必需學會在單議制單票制的選舉中使用不同的策略爭取選區內大部份人的支持。有些難度較高的區議會選區,例如葵青區議會的華麗選區,一個選區內同時有公屋、居屋以及私樓。這些選區,正需要多種不同的策略來爭取各方居民支持。由於區議會選舉的存在,不論是泛民主派和本土派,皆有必要學懂如何玩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

楊文俊|姚松炎敗選死因聆訊系列:

姚松炎敗選死因聆訊():你的態度決定你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