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每一位讀者,小時候總試過因血氣方剛,而與同學們出現衝突。這些衝突通常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且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衝突之所以發生,全因少不更事的小朋友們堅持己見,未能接納和包容與自己意見不同的同學。

 

同樣,社會中不同的衝突,很多時候都是源自觀點上的不同,而非因嚴重的道德問題仰或是非對錯問題。例如上個月所發生的「疫苗錄音事件」,歌手謝安琪女士在一段私人錄音中批評疫苗對身體並無效用,結果在錄音被公開後,被某些思想過份矯枉過正的醫學界人士以及他們的支持者批鬥和侮辱。

疫苗對於對抗流感是否真的有效,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但就算對疫苗的立場如何,其實皆屬個人意見,根本沒有對錯是非。可是,思想過份矯枉過正者偏偏要引起衝突,矯枉過正地批鬥謝安琪女士,這根本對社會毫無好處,亦有礙社會就疫苗問題達成共識,使公眾無所適從。

 

上述提及的疫苗事件,畢竟並非發生於政圈,疫曲支持者與反對者論戰,並不會影響政治大局,大部份不理會流感疫苗注射的民眾亦不受影響。但如果上述類似的衝突,發生在香港民主運動圈子呢?這就成為嚴重的問題了。

 

朱凱迪以及自決派,一直均在初選中表示自己不認同馮檢基有勝算,並明顯地有意圖地迫退馮檢基。這種行為在原則上的問題,本人已在上月刊登的文章《我不喜歡馮檢基;更不喜歡毫無原則的自決派》中詳細分析。但其實,就算只從自決派的利益角度來看,朱凱迪和自決派迫退馮檢基的行為,對姚松炎以至任何自決派友好的選情皆毫無幫助。

 

上文已經提及,要在九龍西單議席單票制選舉中得勝,候選人必需取得民主陣營四大版塊的支持,才能擊倒親政府候選人取得議席。民協就算已有夕陽西下之勢,它在九龍西仍有七個區議員。同樣地,就算是已退出民協的林健文律師,他在初選仍然借橫額位與馮檢基宣傳。由此可見,民協雖然可能已步入黃昏,但其實力仍然未有完全消亡,於九龍西仍有一定的影響力。

 

自決派不斷針對馮檢基的行為,其實皆是對民協成員的一種傷害。已故馬評人董驃先生曾說過:「傷害人的事,不能講。」在大局與戰略上,就算自決派多不喜歡馮檢基,任何攻擊馮檢基的行為均是不理智的。就算馮檢基願意看清大局,放下仇怨幫助姚松炎,他的支持者也難免氣憤難平,他領導的民協一眾成員心情在一時間也未必能夠立刻平復。就算他們願意協助,在積極性上仍會有所折扣。如果最初自決派禮待馮檢基,確立馮檢基的Plan B地位,馮檢基以及民協一眾區議員,以至民協的支持者,一定不會因自決派破壞原則而不投票以至票投鄭泳舜。

 

查實,這種與人為善的處世哲學,在一些具有先進現代管理策略的公司,已有採用。一切的公司,當然希望員工為公司賺取最多的營利。但要達成這個目標,未必是以權力迫員工工作就可以達成。有時,賦予員工一個舒適優良的工作環境,尊重員工的個人生活,反而會令員工的工作效率提升至最高。

 

相信大家一定聽過Google公司著名的辦公室,Google的辦公室與一般的辦公室非常不同,設有遊戲室、健身室等康樂設施,還會有一大堆的食物放在辦公室給員工免費享用。將資源放在這些看似與工作無關的設施和物資上,表面上看來會好像很浪費,甚至會令員工在工作上分心。之所以要將資源放在這些設施上,是因為要令員工擁有一個快樂的環境工作,提升他們的積極性,以求令他們在工作上事半功倍。事實證明,Google這種方式非常有效,很多員工均非常滿意Google的安排,Google也成為全球最成功的公司之一。

 

同樣,回看本次選舉,民協和馮檢基並沒有因為自決派的行為而不協助姚教授。如果最初自決派選擇從頭到尾也禮待馮檢基,有如Google對待員工的態度一樣,馮檢基以及民協的區議員,肯定會幫姚教授幫得更心安理得,更主動,更熱心,結果就很可能會改寫。

 

26230637_540298013011386_8630463127782344493_n

 

最後,政治上任何的行為,其實都要耗費資源的。因此槍口一致對外,是戰略上非常基本的原則。除了有派別嚴重有違基本原則和道德,必需嚴厲斥責外,民主派絕大部份的資源皆應放在建設公民社會以及揭穿政府惡行上。而對內部盟友的不足,則應以溫和的方式點出。董驃先生亦有說過:「如果對我有不滿意的地方,請一定要對我講。」點出盟友的問題絕對是正確的,但前提是要尊重承諾。整個民主派的共識,根據民主動力公開的文件,一早已賦予馮檢基「Plan B」的資格,故此任何人也不應對此加以妄議。

 

民協在本次初選中,其實完全沒有任何「嚴重違反基本原則」的錯誤。它們經正當渠道參加初選,並成為第二名,整體來說並沒有甚麽行為不當之處。民協的馮檢基排了在第二名,全因民主動力未有使用波達計算法,並非民協本身的問題。自決派肆意攻擊民協,行為上其實是不當的。我在文章《我不喜歡馮檢基;更不喜歡毫無原則的自決派》中已經說到「九龍西的選民們,相信絕對明白,他們如果要在三月十一日票投馮檢基,全因政府蠻不講理,無理禠奪姚松炎教授參選資格的行為。他們雖不喜歡馮檢基,但相信他們也有足夠的智慧,知道票投馮檢基,讓馮檢基勝出補選,就是對政府無理禠奪姚松炎教授的參選資格最有力之反對。」可是自決派卻以如同共產黨一樣野蠻的手段迫退馮檢基,就算馮檢基本人因識大局而原諒自決派,馮檢基原本的支持者,又會有甚麽看法?我相信各位讀者也心知肚明。

 

我很希望本港從泛民到本土所有的民主黨派,以至全世界所有對抗專制的民主鬥士,學會與人為善的道理。為的除了是以和為貴外,還是為了節省寶貴的資源和自身的利益,達到互惠共贏。敵人愈少愈好,相信是人盡皆知的事實。與人為善,可說是一切政治組織,以至作為一個人基本的原則。今次自決派沒有秉持與人為善的原則,終因得失民協支持者令他們支持的姚松炎敗選,可說是反面地反映了與人為善的重要性。希望其他一切的組織,不論是最溫和的民主黨和最激進的本土派,也能明白與人為善的重要性,避免無謂的內耗,最終令共產黨坐收漁人之利。

 

 

楊文俊|姚松炎敗選死因聆訊系列:

姚松炎敗選死因聆訊 (一):你的態度決定你的高度

姚松炎敗選死因聆訊(二):單議席單票制的博奕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