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我在高等法院樓下的覊留室跟梁天琦短暫會面大約十五分鐘,之後到樓上旁聽他與其他被告的暴動罪案件。我盼略盡綿力,隔著玻璃窗,拿起傳聲筒,不避全程被當局錄音監控,為天琦送上鼓勵與祝福。天琦身體健康,精神飽滿,穿著整潔,面帶笑容,跟我談了一些心底話。我充分感受到他的善良與真誠,沒有坊間大小政客的功利算計,沒有急欲從社會獲取名利的庸俗念頭。他是個溫柔的年輕人,地厚天高,人柔心軟。面對這次可能長達十年的牢獄之災,面對同伴正在服刑數年的艱苦,面對親友日以繼夜的牽掛,面對接近百日連續開庭審訊,面對八十位控方證人接連作供,天琦頂住鮮為人知的壓力和鬱結,咬緊牙關捱下去,變得更謙卑,更敦厚。案件開庭審理,我親自旁聽了大約一個小時:多疊文件,十幾位大狀,九位陪審員,一位法官,很多感受不方便公開詳述。總而言之,襲警罪,他早就認了;暴動罪,他將會抗辯;五月中,料審完;續羈押,難保釋。時代越是殘酷,心胸越要寬厚,天琦當之無愧。天琦,加油!

在短短十五分鐘的會面中,我跟天琦聊到他的近況。據他所說,連月以來,他每天大清早起床,換好每週一次由家人遞送輪換的衣服,登上囚車,從荔枝角收押所來到高等法院,朝九晚五,除午飯時間外,都要正襟危坐法庭內被告席上,一言不發,時間到了,送回收押所,沐浴更衣,及至晚上九點半才有空閒,但也是每天僅有的一個小時私人時間,晚上十點半必須熄燈就寢。日復一日,月復一月。他坦言:這種刻板而沒有自由的滋味絕不好受,心情難免起伏,難跟別人傾訴。況且案件仍在審訊,定罪及判刑尚在未定之天,一切猶如利刃高懸頭上。他深知親友都為自己擔心焦慮,持續奔走,長期支援,更感自己身為兒子、兄長、男友而對不起他們,所以他勉勵自己每天都必須穿著整潔,精神飽滿,面帶笑容,以免增加他們的擔憂,以求盡力彌補對他們的虧欠。儘管天琦早已有承受長期監禁的心理準備,但只要我們設身處地為他設想,當可充分體悟知易行難的道理,以及長期失去自由的煎熬。

梁天琦是在芸芸眾多向中共獨裁政權抗爭的香港年輕人當中,最令我欣賞的二人之一(另一位是周永康)。天琦最令我欣賞的,一是赤子之心,二是自省能力,三是關懷他人。能夠做到三者兼備的公眾人物實在不多。天琦支持香港獨立,義無反顧,但也同時明白當今世道公開提倡港獨的政治風險(變相助長二十三條立法)以及立即實現港獨的非現實性。目前政治現實相當險惡,形格勢禁,能做的事情不多,但天琦已經留下痕跡。

旺角初一騷亂,俗稱魚蛋革命,實因警方打壓驅趕旺角小販而起,天琦當晚只不過是見義勇為而與警權對抗。當然,大家有權批評天琦當晚逾越了非暴力的界線(例如他已承認襲警),但倘若把其他人丟磚燒物衝擊的責任都統統算到他頭上(尤其在他於午夜被捕後所發生的事),顯然張冠李戴,不問青紅皂白。況且當晚的所謂騷亂,如果放在歐美文明國家來看,根本經常出現,如無人命損失,通常不會重判數以年計的長期監禁。何況警察執法不公與政府踐踏人權是當時客觀存在的事實,我們根本無法完全把責任歸咎於抗爭者。

可惜,香港卻有許多侵害人權的惡法(非法集結加破壞社會安寧即構成暴動罪,最高刑罰竟是十年監禁),而且法庭判決大多傾向維護秩序與阻嚇性懲罰,因此天琦未必能夠安然渡過當前難關。我估計,如果他暴動罪名成立(目前正在法庭審理,定罪與否必須先經陪審團客觀理性判斷),再加上襲警罪的刑罰,有可能被判高達五年至十年監禁,因而成為被判最重刑罰的抗爭者。果真如此,小事化大,輕重失衡,法治零落,莫此為甚。

另一方面,天琦知道最近立法會補選結果並不盡如人意,知道習近平修憲廢除國家主席連任限制。他認為香港人未來必須面對一段時間的黑暗歲月,無法急於求成,必須誠實面對一時改變不了而且每況愈下的殘酷現實。對文史哲頗有涉獵的天琦希望能夠在不自由的環境中多讀書,尤其是歷史書籍,特別是從專政獨裁轉型成為憲政民主國家的歷史書籍。我會盡力而為,而且也鼓勵大家同樣盡力而為。他說每天都有漫長的等待開庭或者其他程序的時間,可能長達數小時,如有一書在手,精神將更安穩。無獨有偶,我通過了天琦的家人帶給他三本書(拙著《中國孤兒·香港人》、余杰《不自由國度的自由人:劉曉波的生命與思想世界》、李劼《中國文化冷風景》),三本書順序由淺入深,希望他會喜歡。

同時,天琦鼓勵大家寫親筆信給他,他每封都會看,但不保證每封都會回覆。他認為書信能夠帶給他內心的平靜與精神的支持。我鼓勵大家可以向他多寫信,給他勇氣、智慧、支持。親筆信可寄到義工收信小組的信箱地址:郵政總局郵政信箱 8632 號 P.O. Box 8632, General Post Office。基本要求如下:不大於A4的素色紙張,上面不要貼上附著物或金粉等裝飾,不要附回郵信封或書籤。如寄新聞或評論文章給天琦,請在文章上下寫上專給天琦的訊息,這才會被視為「個人信件」而獲准接收。義工會先打開信封,檢查信件內容,保護天琦個人安全。部分信件或會暫時留下,供天琦日後再讀。義工會在每頁信紙寫上天琦在囚編號。由於在囚編號是個人私隱,義工不會公開。義工小組承諾絕對不會外洩任何私隱。懲教人員會檢查信件內容符合規定。如信紙有貼紙,貼紙會被剪走。信封會被扣起,職員只會交信紙給天琦。如欲收到回郵,請將回郵地址寫在信紙上。希望上述能對大家有幫助。

_2017121808505679313_detail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