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現代民主社會最根本最核心的價值,既體現在政治制度,也體現在社會關係和公共文化,更深刻地模塑人的自我意識和自我認同。

是故,在制度上,有基本權利、民主選舉、政教分離、市場經濟等;在社會關係上,人與人的關係許多都建立在自願選擇上(愛情、婚姻、宗教、職業等);在自我認同上,「人是自己的主人,人應該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人的尊嚴建基於人是有選擇能力的主體」等更是廣泛共識。

今天,我提及,關於自由的討論,有四個大問題需要回答。一,什麼是自由;二,實踐自由需要什麼條件;三,為什麼自由如此重要?四,自由的界限該如何界定?

關於第一個問題,我指出,「自由」有這樣一個三角結構:當一個人 (X) 能夠免於某些限制 (Y) 而去做某些事的時候,這個人在這個特定領域,是自由的。 簡而之,就是: X is free from Y to do Z 。

當我們討論自由的價值時,必須思考: X 作為主體,有什麼特質? Y 指涉的限制 (Constraints, interference, obstacles) 為什麼是不合理的,因此應該被移除?Z指涉的活動,為什麼是重要的,因此應該容許 X 有自由去為自己作出決定?

有了上面的定義,大家便可以將它用來分析言論自由、信仰自由、政治自由等不同領域的問題。

例如:「信仰自由」意味著公民可以免受政府權力的限制,去選擇相信不同的宗教,同時也有脫離宗教的自由。

為什麼在信仰這個領域,公民應該可以享有選擇自由?這於是牽涉到:「信仰為什麼對我們如此重要?」以及「選擇為什麼對我們如此重要?」這兩大問題。

由此我們知道關於自由的幾個重要事項:

1,沒有所謂 freedom as such ,而必然是 freedom in a specific structure about X, Y & Z 。自由總是關乎某些主體,在某個特定領域,免受某種限制,去做某些事。

2,自由是個程度的概念,而不是全有或全無。用我今天的比喻,這個社會好像有各種不同的門,打開的門愈多,以及每道門開得愈闊,人可以免受限制出入的機會便愈大,因此也就愈自由。

3,不是所有門的價值都一樣。有的門價值特別大(例如政治自由、信仰自由和思想自由,我們因此稱之為基本自由),有的門價值可能很小,因此可以合理地受到限制(例如禁毒禁煙禁色情刊物 — 當然也有人會不同意)。每道門價值的大小,需要實質的道德論證。

4,一個自由的社會,不是為所欲為的社會,而是人的基本自由受到法律充份保障,同時個體能夠有效實踐這些自由的社會。因此,自由和法律,並非必然對立。法律一方面約束人的行動,同時也確保人在許多領域能夠行使自由選擇的權利。問題因此不是不要法律,而是什麼樣的法律才能合理地約束和保障人的自由。

5,如果自由是我們最珍惜最重視的價值,那麼一個直接的政治涵意就是:一個具正當性的政府,必須能夠充份保障每個公民享有合理的條件去行使他的基本權利和自由。要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各種制度去配合。大家觀察一下許多民主國家的憲法及其相應的制度實踐,當有所體會。

6,一個充份保障公民享有一系列基本自由的社會,必然是個多元社會:政治多元、宗教多元、文化多元、生活方式多元。道理很簡單:人的性格、喜好、能力、追求各有不同,既然容許人們可以自由選擇,社會自然多元。

7,多元社會必然面對以下挑戰:多元意味著人與人之間很難有共識;不僅沒有共識,甚至會因為信仰和利益的不同,產生嚴重矛盾以至衝突,那麼如何在多元中找到社會團結的合理基礎?我們作為個體,又如何能夠容忍以至尊重那些和我們的信念價值極為不同的人?這是現代社會一個大問題。

今天在課上,我們也討論到實踐個人自由的條件。我特別提出三點。

一,個體要通過學習,培養出有效運用個人自由的能力,包括我們的理性能力和價值判斷能力。沒有這些能力,我們即使有了選擇的自由,也不知道怎麼做選擇。因此,我們需要自由的教育,也需要開放的文化環境。

二,我們要有公平的社會和經濟條件,使得每個人都能夠去行使其基本自由。例如政治自由很重要,但如果一個社會許多人活在極度貧困之中,那麼政治自由對他們的價值就會很小,更很難有時間和能力去參與公共生活。

三,社會不同領域要有足夠多元且具價值的選項,從而使得人們能夠根據自己的意願,去做出有意義的選擇。舉例吧,一個只有一個政黨、一種宗教或一種意識形態的社會,所謂選擇自由,往往只有形式上的意義。

如何創造有利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條件,讓人們過上真正自由的生活,是自由的政治必須重視的大問題。

再接著下來,我們討論到自由的價值。今天有好幾位同學已經提出一個很重要的論證:如果我們每個人希望活出好的人生,那麼自由是活出好的人生的必要條件。

為什麼呢?大家經過討論,似乎得出這樣的論證:

不是因為我們的選擇必然就是最好的最正確的選擇(那不可能),而是因為我們是自己的主人。我們希望自己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上,希望自己的人生,包括信仰、事業、愛情和理想,得到自己真心的認可,從而也是自己能夠負責的。

因此,在許多人生重要領域,我們需要充份的選擇自由。如果我們的自由被剝奪,我們的尊嚴會受到嚴重損害。這是很重要的一個論證。我稱之為「個人自主」論證。

為什麼我們如此在乎個人自主?對於那些不在乎個人自主,甚至甘心為奴的人,我們可以如何說服他們?除了這個論證,是否還有其他更有趣更有力的理由為自由作出辯護?

下次我們繼續討論。

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29745505_10155573513384205_1183227879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