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場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的選區,從立法會的補選,到區議會一個小選區的選舉,除了民居之外,還有很多不同的元素。例如聚着茶客的酒樓,聚着一大群公公婆婆的小公園,聚着年輕人的網吧等等。

各位讀者如果有做過地區工作,一定會留意到每一棟的公屋大樓,都設有互助委員會。至於一些已售出單位的大廈,則會設有業主立案法團。這些組織皆有一定的公權力,例如可以在大廈派發入屋郵遞。而當然,所有這些樁腳,均會有其既定的政治立場,有些樁腳,是支持民主派的,亦有更多的樁腳,是親政府的。

上篇已經說到,與樁腳保持良好關係的重要性。試想像,如果一個民主派候選人,痛罵某持親政府立場的茶樓東主是「賤格」,那名茶樓東主會有何看法?我們可以預料,那茶樓東主肯定會在茶樓向茶客批評那名民主派候選人。那班經常光顧該茶樓的茶客,就算本來支持民主派,亦很可能會因茶樓老闆的批評而不投票予該民主派候選人。

如果那名民主派候選人,用的策略是強調自己參選對社區的好處,有禮貌地對茶樓老闆說:「多一個人競爭區議員,對社區會有好處,不餘你也幫忙貼上我的海報,好讓居民了解我的工作?」那就算茶樓東主仍不願貼上其海報,至少會因為該民主派候選人態度良好,而不會在茶樓說那名民主派候選人的不是。

任何的樁腳,就算是本身立場支持建制派的樁腳,其實也不應得罪。就算是政治立場不同,其實仍然可以求同存異,成為朋友的。民主派人士們,很應展現他們的氣量,與任何樁腳,包括建制派的樁腳,成為友好,不應拒絕與立場不同者交往。

在一場區議會選舉中,樁腳可能只有幾隻,一個屋邨可能只有一間酒樓,一所業委會,如果民主派候選人得罪了該些樁腳,很可能已經等同得罪了整個選區大部份的居民。同樣,在一場立法會補選中,一些重要的樁腳如果被候選人得罪了,很可能會引致致命性的後果,姚教授本次敗選就是很好的例子。由此可見,在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中,候選人並沒有本錢得罪任何樁腳。

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曾說過「四面受敵;八面威風」以及「不怕孤立,才可獨立」,意即不斷樹敵有助建立威信,一切朋友都是包袱,會令自己不能保持獨立。因此無論作為政治評論員或是立法會議員,敵人越多越好,朋友越少越好。

恕我直言,黃毓民的處世哲學,其實是完全地錯誤的。是的,我們可以「不群不黨」,保持獨立思考,保持自由意志,但並不代表我們要不斷樹敵。人與人的關係,是否僅限於「友好」和「敵人」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很明顯地是否定的。在朋友和敵人之間,其實仍有很多空間,我們絕對不用將一切人分為朋友以及敵人。

我有一些朋友,平日待人極度無禮,有事要幫忙就對朋友呼呼喝喝,對朋友的支援予取予攜,將朋友一切的幫忙當作必然,又喜歡對我的個人生活說三道四,指指點點,更會在我背後說是非。

這些朋友就算是得罪我如此深,我個人仍不會選擇與他們直接反面,蓋因撕破面皮反面,確會有爽快感,但之後如果又因時勢的關係要再合作呢?那情況就變得很尷尬了。對於一些行為惡劣的朋友,頂多就是保持矩離,無視之,不得罪他們又不理會他們,那已經十分足夠了,絕對不用攻擊他們,更不用撕破面皮與他們反面。待人處世,與人相處,就算所謂的「朋友」再賤,亦應該忍一下,退一步,事事皆留有餘地。在波譎雲詭的政圈中,活到最後的,很可能就是敵人最少的一個。

「多一個朋友,少一個敵人」的態度,對自己有好處,亦對其他人有好處,是互惠共贏根本。不論是進行地區工作,進行競選,甚至做人,與人為善,是一切有遠見的策略之根本。

14206062_298435683864288_1803246814721424751_o_5hhZe_1200x0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