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由於資訊科技發展發達,上網速度長期為居全球頭十位。因此,不少香港人很喜歡瀏覽各種社交媒體,例如臉書、Instagram等等。由於香港人普遍使用臉書,因此一切的網上宣傳,均通常以臉書作為主軸。

 

確實,政治人物通過網絡接觸市民,絕對是無可厚非。但是,以網絡接觸市民,卻必需注意社交媒體的演算法。究竟甚麽是社交媒體的演算法呢?簡單來說,就是社交媒體會給甚麽內容和帖文給用戶看。例如,一名市民在臉書「追蹤」了六百個專頁,而該些專頁每天均會出帖。臉書的演算法,就會決定系統會將那些帖子貼到用戶的「塗鴉牆」。

 

臉書的演算法,雖然並沒有正式地公開,但是根據不同專家的觀察,臉書並非公平地將不同立場的帖文送給用戶閱讀。相反,臉書是會通過用戶平日的行為,推測用戶的喜好,進而根據用戶的喜好,將臉書認為用戶會喜歡的帖文,貼到用戶的「塗鴉牆」上。

 

試想像一名九龍西選民,本身有投票的習慣,但平日不太理會政治。就算他「追蹤」了姚教授的專頁,又是否代表他會在塗鴉牆中看到姚教授的動態?答案很明顯是否定的。

 

而更嚴重的是,在臉書的演算法下,政治人物例如姚教授的帖文,只會被達到被視為「熱衷政治」以及「支持泛民主派和本土派」的用戶之塗鴉牆上。由於看到姚教授的帖文之用戶,在臉書演算法的安排下,九成九也是泛民主派和本土派的忠實支持者(俗稱「深黃」),我們可以想像得到,姚教授所有的帖文都必定有非常良好的反應,這種現象被普遍稱為「回音壁效應」。

 

今次姚教授在網上的宣傳,無可否認是優秀的。姚教授在網上各式各樣的宣傳,例如將通勝惡搞為「支持姚松炎」的臉書特效框,以至在網上與網民的各種互動,皆是值得稱讚的。可是,姚教授以及其團隊卻忽略了網上宣傳的侷限。

 

姚松炎的圖片搜尋結果

以上的推斷已清楚指出,受臉書的演算法所影響,網上宣傳很大程度只能接觸「深黃」,故此網上的反應好,僅代表候選人成功箍緊了「深黃」的選票,確保了民主派忠實支持者必定會出來投票支持。而單憑網絡上反應好,卻絕對不代表選戰形勢大好!我在前文已提到,要在一場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得勝,必需同時取得民主派不同光譜之支持者的支持。要爭取長者票和基層票,以至支持溫和民主派的一群,單靠網上宣傳是一定不足夠的。

 

臉書的演算法,只會給本身已對政治有濃厚興趣的人看到政治有關的帖子,而對於平日不太顧政治的潛在支持者,在網上接觸他們可說是極為困難。要在一場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中有效地宣傳,除了要在網上宣傳外,還需要有更多元化的宣傳,例如擺街站、「洗樓」、屋院巡遊等等,皆因絕大部份市民,除了足不出戶的宅男外,其實都會出現在街上,都會有網下的生活。

 

將網絡世界當了是全世界,以網絡上的反應好壞判斷整埸選戰的戰況,可謂是戰略上的大忌。網絡宣傳只是選舉工程的一小部份,民主派候選人不論是經營任何的選戰,從比例代表制以至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也絕對不要被網絡沖昏了頭腦。網上的宣傳,必需要與在地的宣傳相輔相成,才能有效地做好宣傳工作。

 

那究竟怎樣才算是有效地進行宣傳呢?之後的兩章,我將會為大家一一剖析甚麽是正確的宣傳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