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先生因為手機事件被民主黨中委會一致通過讉責動議,謂其行為「粗暴無禮」,「欺凌冒犯女事主」,更指他「嚴重損害民主黨聲譽」,「行為極不恰當」,且「有負公眾期望」。民主黨中委會除了決定出聲明讉責許智峯外,還選擇即時凍結許智峯先生的黨籍。

 

民主黨本次的行為,可說是不顧大局、短視且毫無義氣,絕不能為每一位支持民主的市民所接受。我一向認為,民主黨進行地區工作的方法,是值得學習的,但一眾民主鬥士絕不可以學習這種事事割蓆的不良作風。

 

今次民主黨內有份參與批鬥許智峯議員的成員,可說是多不勝數,除了五位立法會議員黃碧雲、尹兆堅、林卓廷、胡志偉以及涂漌申外,前主席劉慧卿更直指許智峯「無資格做民主黨員」、「無資格做議員」,並指自己的行為是「大義滅親更顯黨格」。最令人失望的是,民主黨少狀派代表之一羅健熙,竟然也參與這場批鬥戲,謂幫助許智峯「道德力量會毀於一旦」。

 

圖片來源


這次民主黨最錯的,其實是不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今次許智峯的行為,當然有可供議論之處,但他的行為怎樣說也絕對是罪不至死,絕對不需要被處以「禠奪議員資格」以至「凍結黨籍」。正如我兩年前不斷出文章聲援游蕙禎女士和梁頌恆,原因就是不聲援他們,打壓將會接踵而來。而事實證明,游蕙禎女士和梁頌恆被禠奪立法會議席之後,四位屬泛民會議的議員亦被法院禠奪立法會議席,而九西議席更因姚松炎教授策略失誤而輾轉落入民建聯手上。

 

許智峯的行為既然是罪不至死,全力保住其議席當然是必然的。民主黨當年坐視游蕙禎女士和梁頌恆被禠奪立法會議員資格,終於連泛民主派也遭殃了,失去議席了,難度還不能由此吸取教訓,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連自己的黨員犯了罪不至死的錯,也要割蓆斷交,民主黨究竟有沒有保護自己成員的決心?

 

不少民主黨員,謂今次割蓆事件是要「保住民主黨聲譽」、「留住溫和選票」,恕我直言,民主黨這次的行為不但不會留住溫和選票,更會同時得罪整個年輕世代以至進步民主派的支持者。香港市民需要的,是民主派切實地爭取到民主以及生活質素上的改善,任何手段,只要不要太過份,市民是不會介意的。市民或不滿許智峯先生行為魯莽,但一定更不滿民主黨不識大局,只顧割蓆的自私行為。

 

民主黨必需明白,割蓆對民主運動可說是毫無幫助,沒有支持民主的市民會因割蓆事件而對民主黨產生好感。而本次的事件,除了整個民主派會遭殃外,其實民主黨才是受到最大損失者。

 

設想我是一位年輕民主黨員,見到黨友因反政府行為而被中委會割蓆,更有老黨員罵其「無資格做民主黨員」、「無資格做議員」,我會有甚麽感受,我還敢為民主黨出心出力嗎?一個政黨,如果連自己的黨員也不給予保護,沒有任何人會再願意為這種沒有義氣的政黨付出。一個政黨不感恩黨員對其的服務,反而在黨員有難時割蓆,這種政黨一定不會成功。

 

另外,不少民主黨員,例如李華明以及陳莊勤,時常在報章發表反民主言論,這些行為其實同樣地會影響民主黨聲譽,但我們這些評論員卻從不會見到他們受到中委會的讉責。


記得在2010年十分流行的口號「民主黨賣香港」,於近幾天在網絡上又再次出現。不同的是,今次的口號是多加上了六個字,謂「民主黨賣香港;民主黨賣黨友」。今次事件,客觀上比民主黨2010年走進中聯辦一事更為嚴重。該次事件民主黨出賣原則,本已經是十分可恥。但今次民主黨除了出賣了原則外,連敵我也不分,大局也不顧,義氣也不重,除了「賣香港」外,還要「賣黨友」。民主黨能從2010年的低潮期,到今天能夠翻身,其實就是拜許智峯先生等一眾少壯派的衝勁,才能重新成為民主派第一大黨。今次民主黨的割蓆行為,可說是正式將民主黨推向死亡的一步。

 

民主黨如不立即回頭是岸,保住許智峯,我可以肯定市民不會再給予機會予民主黨,民主黨亦會正式成為時代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