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三(5月9日),在馬來西亞執政超過半世紀的國民陣線被前首相馬哈迪,聯同民主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等民主派政黨組成的希望聯盟擊敗。國民陣線首次失去其執政權,亦象徵着馬來西亞正式變天。

對馬來西亞近代史有基本認識的人,一定知道馬哈迪原本就是國民陣線的領袖,曾擔任首相之位超過二十年。馬哈迪在馬來西亞的地位是無可取代的,他被譽為馬來西亞歷來最偉大的首相之一,但是卻於在任時被指過份獨裁,罔顧人權。馬來西亞民主派政黨如民主行動黨,在過往一直都受到馬哈迪的打壓。簡單來說,馬哈迪與馬來西亞的民主派政黨可說是血海深仇。

但到了近期,馬哈迪與納吉翻臉收場,而馬哈迪更於2016年退出國民陣線,並嘗試與民主派政黨如人民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合作。一眾民主派政黨雖在過往在馬哈迪擔任首相時遭受打壓,但仍願意不計前嫌,與馬哈迪合作,終於歷史性地將國民陣線拉下馬。

今次希望聯盟勝選,雖然明顯地與納吉嚴重的貪污問題有極大關係,但我們不能否認馬哈迪在希望聯盟的重要性。馬哈迪在馬來西亞超然的地位,對希望聯盟選情的幫助可說是無可取代。若希望聯盟沒有馬哈迪坐鎮,很可能無法勝出本次的選舉。

那香港的民主派,有沒有可能像馬來西亞的民主派般,成功擊敗獨裁者,將議會控制呢?很遺憾地,以現今香港民主派嚴重的政治幼稚病,是沒有可能的。

甚麽是政治幼稚病呢?簡單來說就是政客不識大局、罔顧策略、脫離民情。香港由於在1997年前為英國殖民地,而殖民地政府並不太鼓勵香港人參政,因此有能力的人多數均向商界發展,而少向政界發展。香港長期處於如此的環境下,很難培養出優秀的政治人才。

到近年,香港不幸受到梁振英以及林鄭月娥的苛政,令社會變得極不和諧。民主派人士多未能應付梁振英的惡政,他們政治智慧不足的問題終曝露於公眾眼前。民主派人士不少因不懂判斷形勢而做出不同的錯誤決定,例如在特首選舉中投白票,又例如在黨友被政權打壓時割蓆。一些激進派人士更因被梁振英以及其黨羽強力打壓,又未被主流泛民聲援,竟提出「寧投建制,不投泛民」的荒謬主張。

以上三個例子,均顯示着香港不少民主派人士,不論是傳統泛民主派以至新興的本土派,均有嚴重的政治幼治病問題。馬來西亞民主派與馬哈迪的仇怨,絕對比本土派與泛民主派的仇怨,以至決定在特首選舉中投白票之民主派人士與曾俊華的仇怨為深。但馬來西亞的民主派,並沒有因以往與馬哈迪的仇怨而不與他合作,反而從政治利益作考慮點,並決定與馬哈迪合作,終於將國民陣線拉下台。

香港民主派有沒有這樣的胸襟和智慧?很遺憾地,大部份的民主派人士也沒有。我們在香港,只看見部份民主派選委,罔顧大部份民眾的意見,不願在特首小圈子選舉中票投曾俊華而投白票;又看見一群連「焦土」的意思也不明白的「焦土」派人士呼籲群眾要「寧投建制,不投泛民」;更看見一些政黨連自己黨員也不予保護。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如此缺乏胸襟,那能像馬來西亞的民主派一樣真真正正地爭取到議會的控制權?

我有些朋友認為,馬來西亞的民主派之所以成功,是因為馬來西亞的公民質素較高,投票率比香港高出很多,政客的能力只屬其次。確實,每個地方的民眾性格必定有所不同,有些地方的民眾對政治比較有興趣,有些地方的民眾可能比較政治冷感。民眾的普遍性格,取決於該地方本身的歷史。正如前文所述,香港在1997前是英國殖民地,政府並不鼓勵港人參與政治,因此港人政治冷感是很正常的。

我在【姚松炎死因聆訊】的第六章中,曾說到地區工作者和政治工作者的本份是要服務市民,而不是教育市民。一切改革的前提,是要取得市民的信任和支持。確實,香港人的確比馬來西亞人政治冷感,這是客觀的事實,但這絕不代表香港的民主派政客可以以此為藉口放縱自己,不改善自己的不足。香港的民主派政客,有責任適應香港人的性格,量體裁衣地調整自身的策略,以爭取香港人的支持。

香港的民主派要成功,必需根除政治幼稚病的問題,提升自身的政治智慧,做度有氣量,有胸襟,才有可能為香港人爭取到民主。謹在此祝賀馬來西亞人民成功攆走國民陣線,也謹望香港民主派能夠撤底地脫胎換骨。

Mahathir Mohamad reacts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after general election, in Petaling Jaya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