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馬來西亞出現了首次的政黨輪替,希望聯盟擊敗已經在馬來西亞執政超過半世紀的國民陣線。由於馬來西亞的選舉舞弊問題一直十分嚴重,由國民陣線執政的政府又立了很多不同的惡法拑制言論自由,希望聯盟作為在野派仍得以擊倒國民陣線當選,引起了香港不少評論員的注意。不少論者均討論着香港民主派應如何學習馬來西亞的希望聯盟,我十分尊敬的戴耀廷教授更在《蘋果日報》提議建立香港版的希望聯盟。

戴教授向來為人大公無私,且具有戰略觀和大局觀,是香港民主派中極為重要的一位人物。但可惜的是,縱戴教授有如此的修為,大部份民主派,從溫和民主派、進步民主派以至本土派,均有不少人患有嚴重的政治幼稚病。我在文章《從馬來西亞變天看香港民主派政治幼稚病的問題》中已詳述這點問題,故在此不贅。總體來說,香港民主派短期來絕不可能做到馬來西亞希望聯盟的成績。

那除了政治幼稚病的問題外,究竟有甚麽因素令香港民主派未能真真正正地通過議席爭取到民主呢?

記得2004年,前立法會議員黃成智首次落選立法會,從雙料議員變成雙失議員,加上其妻子黃靜嫻因病需定期洗腎,結果其生計出現嚴重問題。於這段艱難的時間,黃成智以「前立法會議員」身份四出演講賺錢,終於捱到2007年重返區議會和2008年重返立法會。

從以上的事件中,我們可以清楚看見很多民主派人士基本上是靠議席維生的。他們除了通過做議員賺錢之外,基本上沒有其他方法生財以至維生。香港政府以至中共政權要對付民主派,基本上只需從議會着手即可。當年香港政府取消市政局,目的就是要打擊民主派。而到近期,中共政權和香港政府直接通過釋法禠奪議員資格,更明顯地是因為看穿了香港民主派人士除了當議員外並沒有其他生財方式!

我們可以看見,與民主派關係密切,以建立公民社會為目標的社運界,不少人的工作就是議員助理。整個公民社會竟依賴議會以及其賦予的資源維持,政權只需從議會着手即可剋制公民社會,這樣的民主派能真正地爭取到民主嗎?

不少民主派,更因為需靠議席為生而作出不少難以為香港人接受的行為,包括與抗爭者割蓆以取悅溫和選民,對政府推行惡法視而不見以避免得罪政府,甚至投靠共產黨以求保障自身的議席。這些不當行為,很明顯皆是源於香港民主派過分依賴議席所做成的。

黃世澤先生在其近日發表的文章《由千言萬語到年少無知到 地厚天高》中,提到香港主派失去靈魂的問題。所謂的失去靈魂,是指民主派人士失去了本心,不再以爭取民主作為自己的最大綱領。梁天琦先生廣受香港人尊重,亦同時得到民主派及本土派的支持,全因他由始至終皆忠於自己的論述和思想,沒有被名利色權所帶來的誘惑沖忽頭腦。他在政治策略,論述能力等各方面,可能及不上動輒有數十年從政經驗的民主派人士們,但他並沒有像部份民主派人士般失去了靈魂,這已經足以令梁天琦先生成為「香港英雄」。

民主派人士要避免出現失去靈魂,最簡單的方法,其實就是要有獨立的生財方式,不可以像黃成智一樣,任何情況都要通過「立法會議員」本身的薪津以至「立法會議員」之名謀生。議席只是爭取民主的其中一項工具,只是民主運動的一部份,而非全部。

所謂的「焦土派」主張放棄議會,當然是愚昧的表現,但民主派更不可以被議席局限了自身!議會外的世界很大的,民主派人士可以嘗時經營生意,可以投資物業,亦可以投資創意產業。不同的方式,皆有機會為民主派人士帶來豐厚的資源。民主派得以取得大量資源,便可以以這些資源在社會上產生影響力。在大量的資源加持下,民主派還用怕建制派動用龐大的資源以本傷人?到民主派能夠獨立地生財時,我相信香港就能如戴教授所願,建立一個具有戰鬥力的「希望聯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