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一,工聯會元老陳婉嫻其在免費報章am730的專欄《嫻情說理》發表文章《暴動》,力斥旺角年初一事件會「搞出人命」,且是「針對自己民族,自己國家,又或是被有心人煽動,傷害人民」,故此沒有任何包容的餘地。陳婉嫻亦在文章中為其所屬政黨工聯會所發動的六七暴動辯護,謂當年發動六七暴動的工聯會成員「出發點是貧苦大眾的利益」,發起暴動原因是因為「當時社會腐敗,殖民地當權者的壓迫充斥著歧視、欺壓」,且「是出於愛護國家,保護民族,對抗敵人的衝動,利益歸於人民」,因此「是可以理解和接受」。

陳婉嫻的文章,基本上是歪曲事實。單以旺角事件和六七暴動的規模作比較,已見到兩者的嚴重性可謂天壤之別。眾新聞讀者一眼睇哂所投的文稿《香港人對左派「沒有包容的餘地」》,已對兩件事作清晰的比較,故在此不贅。整體來說,將持續半年,造成超過50人死亡的六七暴動,和只持續不足一天且無導致任何人死亡的旺角事件皆定性為「暴動」,可說是有如將第二次世界大戰與一場黑社會毆鬥同樣定性為「戰爭」一樣可笑。

陳婉嫻在文中強調「但當衝動是針對自己民族,自己國家,又或是被有心人煽動,傷害人民,則沒有包容的餘地。」如果各位讀者有讀過《中共在香港》、《我與香港地下黨》以及《Song Of The Azalea》等書籍,一定知道六七暴動的起因是因為中共駐港官方代表機構—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為了顯示自身對中央發動文革的行為之認同而發動的。整體來說,六七暴動是一單表態政治事件,是少數官員為了保住自己的權位而發動的,並非如陳婉嫻所言,是為了貧苦大眾的利益。很明顯地,發動六七暴動的青年,是被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的官員所煽動的。用回陳婉嫻在文中的一句「……但當衝動……又或是被有心人煽動,傷害人民,則沒有包容的餘地……」,可見當時暴徒的行為,根本不能被任何人所接受。

六七暴動最過份的,莫過於當時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的官員犧牲了超過50人寶貴的生命,犧牲了無數大好青年的前途,來取悅中央政府的錯誤行為。這些行為,絕對是由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所煽動,且絕非是為了人民的利益,因此陳婉嫻本文的言論可說是典型的護短言論。

陳婉嫻同時亦在文章中,說參與六七暴動的群眾和青年「是出於愛護國家,保護民族,對抗敵人的衝動,利益歸於人民,是可以理解和接受」,其思想基本上與納粹德國時期的官員之想法無異,不能為現代文明社會所接受。這種想法,與前特首梁振英所言「以國家之名殺人無罪」,實屬雷同。

當時,納粹德國在二十世紀中期以「日以曼民族利益」之名,屠殺大批的猶太人,這種行為被後世視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惡行之一。到了二十一世紀今天,陳婉嫻和梁振英等人的思想,仍停留在「國家大於一切」,「國家殺人無罪」,可說是既殘忍又落後。

陳婉嫻和梁振英會有這種畸形的想法,其實是正常的,皆因他們均為共產黨工作多年。一塊白布,長期浸在裝滿紅油的染缸中,自然會染成一塊紅布。再加上現時陳婉嫻以至梁振英均為當權者,因此他們可大放厥詞為他們所屬陣營以往所犯的錯誤護短。我相信不論是梁振英,仰或是陳婉嫻,均真心相信他們的思想並沒有任何問題。香港社會現今禮崩樂壞,可說就是多得這些是非不分的當權者不少!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