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六月四日,是為六四大屠殺二十九週年的日子。六四大屠殺實為東亞歷史中,其中一件最大的悲劇,絕對是值得每一個人悼念。可是,今年的六月四日,卻有另一件事發生,就是游蕙禎女士和梁頌恆因在立法會「非法集結」被判監一個月。

游蕙禎女士在入獄前一晚,於臉書專頁中留下了屈原《離騷》一詩,表達其即將入獄的傷感之情。但身為支聯會青年組成員的蔡佳洋,卻竟在該帖上留上「哈哈大笑」的表情,對游蕙禎女士的遭遇幸災樂禍。

thumbnail林忌圖片

事實上,蔡佳洋向來均對持本土派立場的人士極度無禮。他曾多次在不同場合謂本土派「收中共錢」,更指今次游蕙禎女士入獄「是劇本的一部份」。蔡佳洋身為一名二十歲的年輕人,應絕對不會不知道現今的年輕人多數支持本土派。他擔任支聯會青年組成員,卻不斷挑起火頭,與本土派為敵,明顯對支聯會爭取年輕一代支持沒有任何好處。要了解蔡佳洋為何有這些損人不利己的惡劣行為,這必需從國族認同的問題說起。

支聯會的理念,從來都是以中國為本位,以中國利益為綱。支聯會一共有五大綱領,包括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以及建設民主中國。以上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屬於普世價值,這點相信任何人皆無異議。要追究中共政權於北京進行屠城的責任,更是天經地義,相信任何那怕只有一丁點良知的人均不會不認同。可是「平反八九民運」、「結束一黨專政」以及「建設民主中國」,皆其實是與香港毫無關係。

個人認為,六四事件需對需要悼念,但卻絕不應該與「建設民主中國」拉上關係。從六四事件的本質來說,「建設民主中國」根本與屠殺學生一事完全無關。「建設民主中國」之所以會與六四事件拉上關係,無非是因為支聯會強行將之加入所謂的「五大綱領」上,與「追究屠城責任」和「釋放民運人士」等絕對值得支持的訴求並列。

黃世澤先生在他的文章《對支聯會搞 六四 晚會嘅諸般質疑》中,提到中共政權一定不會自行對八九民運進行平反,故此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結束時,八九民運會自然地會被平反。在以上文章中,黃世澤先生指出中國是否結束一黨專政,以至是否民主,根本與香港沒有關係。對此,晚輩深表認同。「平反八九民運」、「結束一黨專政」以及「建設民主中國」,其實全部均與香港沒有關係。

如對「建設民主中國」作更深入的分析,建設民主中國其實是有機會對香港有害的,絕非如支聯會不少支持者所言:「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為甚麽呢?因為中國如果有民主,以現時中國憤青當道,公民素質低下的情況,民主必定演變為民粹。由於中國大陸人現今多數均抱持極端中國民族主義,認為中國的利益高於一切,且只有長期於中國大陸生活者才是高尚的,曾受英國統治的香港人是「英犬」和「港獨」。香港在中國由民主變成民粹的制度下,很可能會因此滅亡。單從這一點分析,已經可以斷定「建設民主中國」對香港未必有利。

蔡佳洋的立場,明顯就是中國民族主義,這可以從其文章《為何仍堅持建設民主中國?》清晰看見。每個人都會有其自己的國族立場,蔡佳洋信奉中國民族主義,其實並沒有任何問題,這是他自己的事,與任何人無關。而絕大部份的人,包括反對六四屠城的人,其實均不會對民族認同有特別的傾向。

蔡佳洋最大的問題,是他會因國族認同的問題,而侮辱和賤視與他國族認同上有抵觸的人,例如游蕙禎女士。這種行為,已經可視為極端民族主義(Ultranationalism),即將自己所認同的國家之利益作最優先的考慮,而不理會其他必需考慮的因素如普世價值、人道主義等。

記得昨天到維園集會前,極端親共組織「珍惜群組」在港鐵A2出口叫囂,聲稱「六四無死人」,並謾罵參與集會的人士。身為支青組成員的蔡佳洋想必一定對他們的行為嗤之以鼻,認為他們不講道理吧?但其實蔡佳洋對游蕙禎下獄幸災樂禍,又在沒有證據下指控本土派「收共產黨錢」,和「珍惜群組」歪曲史實、侮辱六四死難者的行為,有何分別?

我十分欣賞於我校社會學系的黎明講師,概因她雖然生於中國內地,在前往香港攻讀碩士前於中國接受了十九年的教育,但她卻能夠從一名「小粉紅」(極端中國民族主義者的俗稱),到今天摒棄一切的民族主義。她前天(6月3日)受明報專訪時,建議支聯會可開放主辦權予新一代的社會團體,指「有團體壟斷主辦權,壟斷對事件的詮釋,再要年輕一代接受,不是傳承;讓新一代有空間參與,讓他們在事件中找到他們一代的身分及意義,這,才是傳承。」

正如愛因斯坦曾說過:「民族主義是嬰兒病,是人類社會的麻疹。」一切的民族主義,不論是中國民族主義,德國民族主義甚至是香港民族主義,其實皆會窒礙思考的。抱持民族主義者,由於優先考慮了某民族或族群的利益,很難對社會大局觀察得透徹,更遑論真正地提出解決社會問題,追尋社會公義的良方。黎講師之所以能夠在不同的爭議性事件中保持理性的思維,很大程度就是因為她摒棄了民族主義的枷鎖。

我不期望支聯會能夠做到黎講師以上的意見,概因這個組織的年輕一代,竟仍會抱持極端民族主義這種既落後又殘忍的思想。前特首梁振英認為「以國家之名殺人無罪」、工聯會元老陳婉嫻指「(參與六七暴動的群眾和青年)是出於愛護國家,保護民族,對抗敵人的衝動,利益歸於人民,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珍惜群組」歪曲六四真相、侮辱六四死難者,以至支聯會蔡佳洋因國族認同問題侮辱游蕙禎女士和抹本土派,全部均同樣是落後的極端民族主義思想。支聯會的年輕一代若果未能如黎講師一樣,摒棄極端中國民族主義,我不認為年輕一代會在可見的將來願意支持支聯會。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