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一(6月11日),梁天琦先生、盧建民先生以及黃家駒先生,因旺角事件被法院分別判監6年、7年以及3年半。本次的判決,相信對香港時政稍有認識者均一定知道是判刑過重。不少論者,例如黎則奮先生陳國權先生以至劉細良先生,經已撰文指出本次判決的問題,故在此不贅。

在政治學上,執政者擁有三種權力,包括行政權、立法權以及司法權。一個民主的社會,民眾理應掌握全部三種權力。香港並沒有實行真正的普選,政府並不是民選的,而選出香港政府的選委會則是由中共政權撤底控制的,固此行政權基本上並不在香港人掌握之內。至於立法權,由於議會慘被閹割,立法會主席的權力被大幅提升,而非建制派又擬於禁選、功能組別的存在以至不團結的問題而未能取得過半數的議席,加上現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荒謬的會議主持方式,立法權同樣沒有掌握在香港人手中。

而情況更嚴峻的是,香港現時是實行所謂的「行政主導」,即以行政權主導立法權和司法權,屬問責官員的律政司是擁有檢控權的,即案件需由律師司決定是否進行起訴。這本身就是不公平,概因政府並非民選,但非民選的政府和律政司卻有權以公帑起訴任何人。

桑普先生在三個月前於眾新聞所發表的文章《香港離法治越來越遠》,已清晰和有條理地點出香港漸漸失去法治之事實。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梁天琦案其實只屬於冰山一角,只是今次的案件赤裸裸地將香港漸漸失去法治之事實呈現於公眾眼前。

香港法治漸漸消失,絕非只發生在法院。就以前天(6月14日)所通過,由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議案為例,該議案根本不附合基本法,但仍在建制派佔大多數的議會中獲得通過。又以第五次人大釋法為例,中共政府因不喜歡游蕙禎女士的宣誓而進行釋法,並乘勢禠奪其立法會議席。這兩件事已清晰顯示,香港已經離法治愈來愈遠,而破壞法治的幕後黑手就是香港政府和中共政權。

香港政府以至中共政權,經常強調法治的重要性,又聲稱自己如何重視法治,但實際上卻進行「搬龍門」式的人大釋法,又提出不附合基本法的議案,此等行為可說是自相矛盾,視香港人為傻子。

民主派和本土派要在現今的香港社會中剋制行政主導、三權合作以至政府帶頭破壞法治等問題,個人認為必需從第四權着手,第四權是甚麽呢?第四權基本上就是傳媒與輿論權。共產黨的鬥爭方式,向來均是「輿論先行」,先通過輿論方式作放風試水溫,之後再按民情作後續行動。縱使香港已趨向失去法治,法官判案,以至人大釋法,總不能過份地偏離公眾的期望和看法。

每個人每天只有二十四小時的時間,他們每天所能夠接觸到的資訊亦十分有限,加上香港人普遍生活忙碌,他們多數並沒有時間深入探討時事。中共政權、香港政府以至一眾親共人士有見及此,便設立大量的輿論系統,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抹黑民主派人士,宣傳一些有利於鞏固香港政府和中共政府執政權的政策,以至作為「輿論先行」的工具。

大部份立場中間以至立場傾向建制派的民眾,均不會對梁天琦先生有所同情,且認為他破壞社會秩序,影響社會安寧,絕對與親中共輿論系統不斷地宣傳「旺角事件是為暴動」有關。

由於人本身具有從眾的特性,當親中共輿論系統不斷地宣傳某些訊息時,他們會覺得這些想法本身已經有很多人相信,而潛移默化地認同這些想法。

那香港的民主派應如何建立自身的輿論系統呢?正所謂「知彼知己者,百戰不殆」,建制派在20年前的得票率只有不足4成,到今天升至趨近5成,靠的除了是三權,更重要是它們所建立的輿論系統。由此可見,建制派的輿論系統的確在選舉,以至控制民情上有效,故此民主派有必要進行學習。那究竟民主派應如何學習建制派的輿論系統,並重奪輿論權呢?下文再續。

圖片來源